如果你要问,目前全球最受欢迎的公共产品是什么?答案是:“一带一路”。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13年提出的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即“一带一路”倡议,是中国深化改革开放的重大举措,是构建中国全方位开放新格局的必然要求,是促进亚非欧国家共同发展繁荣的必然选择。这一倡议正得到越来越多国家的积极支持和参与,“一带一路”朋友圈不断扩大。

  “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是“一带一路”倡议的五个重点合作方向,这其中“民心相通”是根本归宿。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深入推进,文化所承载的作用日益受到重视。

  对中国而言,要做到有效地传播中国文化,在“一带一路”国家讲好中国故事,实现民心相通,仅仅了解我们本国的文化是不够的,还必须了解传播对象的接受场域,即“一带一路”国家的历史与文化。而要了解这些国家的历史与文化,人文作品是重要载体之一。通过人文作品的交流,可以了解“一带一路”国家的民族历史、文化、民众喜好、情感与性格,可以比较顺畅地与这些国家民众交往,不仅有利于我们文化走出去,而且有利于我们的经济和商贸往来。例如,通过托尔斯泰、普希金、陀思妥耶夫斯基等人的作品,我们涉猎了俄罗斯的历史与人文;阅读安徒生童话,了解了丹麦与北欧的风土人情;歌德的作品则让我们对德意志有了初步的印象。

  现实中,“一带一路”国家大多属于非英语的小语种国家,译介这些国家的人文作品有利于我国小语种人才的培养和成长,满足“一带一路”倡议对小语种人才的需求。但是,我们目前对外国人文作品的译介仍以西方国家作品为主,对“一带一路”小语种国家人文作品的译介较为薄弱。以中国翻译外国人文作品的专业出版社上海译文出版社以及南京译林出版社为例:据初步统计,上海译文出版社官网公布的目前3531种在版文学图书中,小语种出版物约100多种,仅占其在版图书总量的2.8%左右,其中除了以色列、波兰、阿根廷等国作家作品在5种以上,其余小语种国家作品均在2种左右,而土耳其、伊朗、哈萨克斯坦等国家的文学作品均缺乏译介。南京译林出版社网站所展示的几百种外国文学作品中,只有新近出版的1种俄罗斯小说和几种墨西哥、巴西小说,以及一套6本的匈牙利作家马洛伊·山多尔作品,其余也均为欧美日作家作品。由此可见,我们在译介“一带一路”国家作家作品方面仍有较大改进空间。

  导致“一带一路”小语种国家人文作品的译介较为薄弱的原因是多方面的。

  一是受市场因素影响,读者群偏少的小语种作品难以出版。上海译文出版社文学编辑部负责人坦言,在目前的翻译、出版体系中,占市场最大份额的还是英美文学作品,其中英语文学占绝对多数。小语种文学也往往是在英美国家受到关注或者得到它们颁发的奖项以后,才更容易在中国市场上打开局面。

  二是对于译者来说,翻译小语种人文作品的回报率较低,出版社的稿费标准与大众化的英语翻译没有太多差异,而且翻译完成稿常常会被束之高阁;而对于出版社而言,小语种人文作品的翻译成本仅仅是其考虑的一个次要方面,版权的获取、作品出版之后的销量才是决定性因素。

  三是“一带一路”沿线地区国家中,除了英语、俄语和阿拉伯语这三种联合国官方语言之外,各国的官方语言达50多种,不少语言教学即便是北京外国语大学和上海外国语大学这样的语言专门高校也不提供,小语种文学翻译人才奇缺也就不难理解,更何况小语种翻译人才的工作首选肯定不会是文学翻译,而是商务应用与翻译。

  面对“一带一路”小语种国家人文作品译介较为薄弱的境况,建议可以从以下几方面着手:

  首先,从国家合作的层面,优先翻译出版“一带一路”国家人文经典系列作品。比如,可以按照国别或者语种策划翻译出版以下丛书:土耳其文学作品译丛、哈萨克斯坦文学作品译丛、伊朗文学作品译丛、印度文学作品译丛、阿拉伯国家文学作品译丛、中亚国家文学作品译丛、东南亚国家文学作品译丛、中欧国家文学作品译丛,等等。同时,为促进中国文化与人文作品的传播,与“一带一路”相关国家合作出版中国文学作品,使越来越多的中国文学作品进入“一带一路”相关国家的图书市场。

  其次,成立“一带一路”翻译出版专项资金,支持“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文学艺术作品和汉语言文学作品翻译、出版和发行。在国家专项资金的支持下,出版社的积极性才能发挥出来。政府应出台相关政策,从制度上鼓励高校与出版社合作翻译出版“一带一路”国家文学、历史、哲学经典著作系列。

  第三,开展双向调研,既考虑作者也考虑读者需要,组织力量研究“出什么样的书”的问题,在调研基础上提出“一带一路”国家优秀人文作品清单。

  第四,加大对沿线国家小语种翻译人才的培养力度,不仅仅培养懂外语的人才,更要培养真正懂翻译、文学和艺术的复合型人才。中国外文局前局长周明伟即明确指出,目前“一带一路”人文交流的困难之一,就是小语种高端人才的匮乏,与“一带一路”的要求是不相适应的,“例如与一些独联体国家的交往,我们都还是依靠俄语教育基础来进行,而这与他们的官方语言和文化传统往往是不一样的,甚至是格格不入的。”可以按照中国地域分布以及与“一带一路”国家交往的状况,布局小语种翻译人才培养,例如,东北地区加强东北亚语种日语、朝鲜语等,西北地区偏重中亚与西亚语种哈萨克语、波斯语等,西南地区则面向东南亚语种。当然,北上广外语院校同样也要加强小语种建设。


[责任编辑:惠晨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