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她生长在埃及,那里汇聚了灿烂多彩的古埃及文明。她是热爱中国文化的艾因夏姆斯大学语言学院中文系老师,用当地文字翻译、出版中国文学作品,用外语讲述中国故事,把更加全面、真实、立体的中国呈现在世界面前。于她而言,翻译是梦想,更是使命。她是联通中阿文化的文明使者,也是中国文学翻译世界的一朵太阳花。

  她就是米拉·艾哈迈德(Mira Ahmed),埃及自由翻译家。作品有译作(直接从中文翻译)鲁迅短篇小说选集《狂人日记》、毕飞宇长篇小说《推拿》,并将多篇汉语作品翻译成阿拉伯语,发表于埃及与阿拉伯语杂志及报纸上。

  2017年8月,米拉·艾哈迈德(Mira Ahmed)在“2017中外文学出版翻译研修班”期间接受了中国文化译研网(CCTSS)的采访,并就中阿文化交流与发展进行了深度分享。

 

  阿拉伯读者很喜欢中国小说

  “中国,是一个历史悠久的神秘又遥远的国度,她独特的文化让我着迷。”米拉·艾哈迈德(Mira Ahmed)兴奋地说,她从小就对语言学习感兴趣,渴望读懂中国文字。“高中毕业后,我毫不犹豫地选择埃及艾因夏姆斯大学语言学院的中文专业。虽然这个选择并没有得到很多朋友的认可,但幸运的是我的爸爸和妈妈一直鼓励并支持着我的决定。”

  学习中文时,米拉·艾哈迈德深深迷恋着中国文化,并决心探究这个伟大国家的灿烂文化和悠久历史。随着时间的流逝,米拉•艾哈迈德越来越意识到,“如果你想要了解一个国家,就必须去看、去读它的文学。”从那一刻起,她便开始了她的翻译道路。“《骆驼祥子》是我在大学期间翻译的第一篇短篇小说。毕业后,我从事翻译行业,但最吸引我的还是文学翻译。我将中国著名现代作家鲁迅的《狂人日记》(短篇小说集)翻译成了阿拉伯语版。”可以说,阿拉伯语版的《狂人日记》(短篇小说集)是米拉•艾哈迈德的第一译作。“翻译《狂人日记》(短篇小说集)是我一直忘不了的回忆,那段时间,我反复琢磨研究每一篇小说的文化背景,希望能够领悟并真实地传达鲁迅先生的思想,准确地反映他的艺术特色。”

鲁迅《狂人日记》(短篇小说集)阿拉伯语译本

  工作之余,米拉•艾哈迈德也读过很多中国著名的古代、现代以及当代作家的文学作品,比如:鲁迅、老舍、巴金、曹雪芹、张爱玲、张洁、冰心、魏巍、王安忆、阿城、贾平凹、毕飞宇、王蒙、林海音、安妮宝贝、放放、铁凝、六六、龙应台、三毛、李昂、白先勇、余光中、席慕容、余华、阿来、残雪、林清玄、张晓风等等。米拉•艾哈迈德坦言,“阿拉伯读者们很喜欢中国的小说,尤其是长篇小说。”而在这之后的几年里,米拉•艾哈迈德也很努力地把更多的中国文学作品翻译成了阿拉伯语。

 

  翻译应该与文学和生活接轨

  米拉•艾哈迈德是一位自由文学翻译家,在米拉•艾哈迈德翻译的诸多中国小说中,都体现了她的文学才思。“文学翻译不但要有深厚的语言表达能力,而且需要翻译家具有文学才华,才能够创作出等同原作思想水平与艺术技巧的译作。”她将自己的写作才华应用到文学翻译中,不仅给她创造了灵感,也让她笔下的文字更具有生命力。

  2017年5月,米拉•艾哈迈德翻译的中国作家毕飞宇的《推拿》阿拉伯语译本,获得了第3届文学新闻报翻译奖,文学新闻报纸是埃及最著名的文学报纸。“为了翻译《推拿》,我曾近距离地去感受盲人的生活状态,观看了许多关于盲人的电影,通过观察去了解盲人的心理世界,深刻体会他们怎么生活、怎么恋爱、怎么工作、怎么克服残疾以及他们对健康与社会的态度。”正是这种认真的付出和执着,让她收获了业界对她翻译作品的认可,也让她感受到了翻译所带来的幸福。“当我拿到《推拿》的翻译奖时,那种幸福的感觉让我忘记翻译过程中的一切辛苦和困难,我高兴得简直要疯掉。”她一颦一笑,一言一语都流露着翻译之路带给她的满足与快乐。

毕飞宇《推拿》阿拉伯语译本

  谈到翻译标准,米拉•艾哈迈德表示选择优秀文学作品尤其重要,“文学翻译是最难的翻译专业,具有很高水平的翻译家在翻译中国文学的时候,除了具备两种语言的表达能力之外,也要尽量地坚持原作风格和写作手法。当然了,也应该兼顾自己的文学味道,要承诺诚实并准确地传播原作的背景文化和思想特征。”

 

  翻译之路长且阻,我愿上下而求索

  阿拉伯国家人民对中国文学的热爱以及对她的翻译作品的喜爱,让米拉•艾哈迈德感到翻译之路虽长且阻,但依然美好且有意义。“我会尽我所能提高自己的翻译水平,把更多优秀的中国文学作品带给阿拉伯读者们。”在谈到翻译中国文学作品的未来时,米拉•艾哈迈德颇像一朵热情的太阳花,毫不犹豫地表达了自己要坚持下去的决心,传递着正能量。

  “除了目前正在翻译的两本现代和当代文学作品之外,我希望在未来能把更多的中国当代作家与诗人的文学作品翻译成阿拉伯语,让更多阿拉伯国家的读者们更全面地认识中国、了解中国。”出于对中国文学的热爱,米拉•艾哈迈德表示愿意发现并研究中国古代文学的丰富世界,“我正在研读《红楼梦》,也已经开始了翻译。”米拉•艾哈迈德坦言,“古文文字不同于现代文,再加上对作品质量的要求,这项翻译工程是需要艰苦付出的,可能会耗时好几年。”

  谈到此次中外文学出版翻译研修班,米拉•艾哈迈德表示,“很荣幸有机会来参加此次研修班,与来自不同国家的汉学家、翻译家以及出版专家共同对话探讨中外文学,了解了中国文学的出版情况,并就未来的中外文化交流相关项目进一步探讨了合作方式。与莫言等一些中国著名作家的交谈和会面,让我更切实地体会到了中国文学的创作背景和艺术。希望明年有机会再来参与!”

  2017年中外文学出版翻译研修班为各国优秀的作家、翻译家、出版人搭建了互相交流、学习的平台。米拉•艾哈迈德坦言,“翻译是梦想,更是使命。中国文化译研网(Chinese Culture Translation and Studies Support Network)这一平台对中国文化‘走出去’发挥着很重要的作用,希望通过加入中国文化译研网(CCTSS),帮助自己为阿拉伯人民推荐更多的中国优秀文学作品。”


[责任编辑:朱贺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