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项目详情

¥321.00 《透视》样章罗马尼亚语翻译项目译者招募

关于项目

语种:阿尔巴尼亚语波兰语 试译部分:约1071词 原文约1071字 正式译者将得到 321.00元酬劳和20活跃星奖励 需求译者: 1 人 试译截止日:2018.11.12 项目交稿日:2018.11.14

已结束

  • 18.10.29

    发布项目
  • 18.10.29

    项目审核
  •     

    译者报名
  •     

    选择译者
  •     

    托管项目赏金
  •     

    开始翻译
  •     

    验收付款
  •     

    评价
内容介绍

翻译文字量:1071字

翻译截止日期:2018年11月12

翻译费用:300-500元/千字

译者要求

中外双语俱佳,有文学作品翻译经验者优先;

母语译者优先。

:申请时请将翻译文字及以往作品发送至xudonghao@cctss.org,邮件标题格式“作品翻译+项目名称”,联系人:徐冬皓,电话:010-82300038

最热那天是娜娜考试的日子。早上她出门前,忧心忡忡看一眼乔远,好像在责怪他为什么对她的忧虑无动于衷。他打趣着,祝她一举成功。她烦躁地想找一双平底鞋换上,说“有什么用啊?”

“我像她这个年龄的时候,也总这样想,有什么用啊?”娜娜走后,老关对乔远说。两个男人都显得很无奈,然后,他们需要共同面对这漫长的一天。

老关问乔远,“他们为什么要做这些?”他还在看那些没完成的雕塑。“他们在做一个展览。”乔远回答。大概天气太热,这天的雕塑工坊里,仍然没有人来。铁门上挂着巨大的锁。

“不,我是问,他们为什么要做这些?”老关又问了一次,这次,他自问自答起来,“是为了记住吧?”

“他们不应该把报废的石膏也放在这里。”乔远说。他看那些胳臂和腿越来越不顺眼了。

老关说,“也许,我们可以做点什么?”

“什么?”乔远问。

“你来,”老关站起来,穿过柏油路。

两个男人在雕塑工坊前。老关不知从哪里捡来一根铁棍,开始在地上钻孔。这片地曾经是绿化带,后来雕塑工坊租下这里开始装修,绿化带便荒废了。老关力气很大,地上很快就出现了一个碗口大的洞。

乔远问他到底在做什么?他说,要把那个头埋起来。

“那个头?”

“是的,其他都好,我不喜欢那个头,我得把它埋起来。”

“可是,为什么要埋起来?我们可以告诉他们,让他们不要把这些东西放在外面就好了?”乔远说完,心想也许老关才更像艺术家。

老关停下来,大概想了想,说,“还是埋起来吧,入土为安。”

老关从一堆石膏废料里捡出来一个很小的石膏头像,看不出男女,鼻子已经磕掉了,连同上嘴唇的一块。耳朵倒还在,夸张地支楞起来,很像兔子的耳朵。

老关把残破的石膏头像,扔进刚刚撬出的洞里。他说,“他们不会有意见的,对吗?这是他们不要的东西。”他说的没错,雕塑工坊的人不会因为一个废掉的石膏头像怪罪他们,何况雕塑工坊的老板和乔远关系不错。

但乔远其实有别的担心,他觉得老关的举动很不正常,虽然在艺术区总是有人做出一些不正常的事,比如那些行为艺术或者别的什么,为了反抗物业、反抗房租上涨、反对虐待动物、反对空气污染……但不应该是老关,老关在反对什么?或者他是想埋掉什么?他想埋掉一个石膏头像,这举动很像娜娜中专时的男生,把课桌从二楼的窗户扔出去。乔远这样想着,犹豫着自己是否需要给老关帮忙。

天气热得吓人,那些石膏很像就快融化的冰淇淋。老关撬出的洞还不够大,他没有合适的工具来挖一个更大的洞,他用穿拖鞋的脚在那洞里捣鼓了几下,但没什么用,越往下,地里的土越硬,已经露出了小块的石头。

老关开始泄气,他突然松开那铁棍,捞起衣服下摆擦汗,擦完又接着挖洞,把里面掉下来的土用手一点点掏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