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项目详情

¥628.00 《透明》样章德语翻译项目译者招募

关于项目

语种:汉语德语 试译部分:约2093词 原文约2093字 正式译者将得到 628.00元酬劳和20活跃星奖励 需求译者: 1 人 试译截止日:2018.11.22 项目交稿日:2018.11.23

距离试译截止日还有2
已有0人提交试译

提交试译稿
  • 18.11.08

    发布项目
  • 18.11.08

    项目审核
  •     

    译者报名
  •     

    选择译者
  •     

    托管项目赏金
  •     

    开始翻译
  •     

    验收付款
  •     

    评价
内容介绍

翻译文字量:2093字

翻译截止日期:2018年11月22日

翻译费用:300-500元/千字

译者要求

中外双语俱佳,有文学作品翻译经验者优先;

母语译者优先。

:申请时请将翻译文字及以往作品发送至xudonghao@cctss.org,邮件标题格式“作品翻译+项目名称”,联系人:徐冬皓,电话:010-82300038

我把女儿送回家,前妻已经准备好了晚饭。我们三个人,像往日那样,我坐东边的位置,前妻坐对面,女儿挨着妈妈坐。我心里忽然有很多话。女儿手舞足蹈地吃饭,前妻说女儿好久没这么高兴了。我捏了捏女儿的小脸蛋。

“我昨天看见你们了。”我说。

“在哪儿?”

“黑暗餐厅。”

“我喜欢那里!”女儿欢呼。

“你也在那儿吃饭了?”

我点点头。“你现在怎么样?”

“什么?”

我笑了笑。我想她明白我的意思。

“你呢?”她说。

我还不想说出杜若的名字。

“你……不怨我吧?”我说。

“离婚是你先提出来的,我能说什么。”

“你当时也没阻拦。”

“当时你很认真。”

我点点头,表示赞同。

“我觉得自己会拖累你的生活。”我解释道。

“你害怕面对现实,这是你的性格。”

“有时候……也害怕面对你。”

“我有那么可怕吗?”

“无形的压力吧。”

“我们都在为家庭付出,可又觉得自己比对方付出得多。”

“我其实挺佩服你的……”我说,给前妻夹了一筷子菜,“离婚前我已经有变化了,你没发现。”

“我们都太在意自己的感受。我说你幼稚,其实我也挺幼稚的。”

“你说过我不成熟,不适合结婚,适合一个人生活。”我笑了笑。

“可能吧。两个人在一起时,会不自觉地依赖对方,现在一个人面对生活,反而学会了独立。我不怨你。真的。”

“我挺讨厌过去的自己。”

“我们喜欢恶语伤人,喜欢伤对方的自尊。你也说过我是个不太懂浪漫的女人。我的生活观的确比你现实,”前妻给我盛了一碗汤,接着说,“我们之间的确出了问题,但我们都没有耐心和时间去解决,也没有经验去借鉴,自己的生活只能自己去实践。”

我抬起头,静静地注视着前妻。

“的确,每个人都需要试着改变自己。”我说。

“可能都太年轻了吧。我们还没经历七年之痒就分开了。”她笑了笑。

“你现在还是一个人吗?”

“两个人,我和囡囡。”

我一时无语。

吃完晚饭,我陪女儿看电视动画片,前妻在厨房洗刷碗碟。电视柜上面摆放着我们一家三口的合影照片,还有木雕茶叶罐、青花瓷水果盘、飞镖盘、动物卡通挂画……在眼前一一闪过。今晚,我想看着囡囡上床睡觉之后再走。前妻从厨房里出来,走进客厅坐下。我们的眼神注视着女儿,时而交错一下,看上去很自然。我能感觉出来,前妻的情绪比以前柔和沉静许多,举手投足更显舒缓有致。

时间不早了,女儿打了呵欠。我和前妻相互协助,帮着女儿刷牙、洗脸、洗澡。我用毛巾被裹起女儿,把她抱进小卧室,亲了亲她的脸颊,祝她好梦。后来,我们俩走到客厅,就这样坐着,谁也没有说话。墙上的时钟发出嗒嗒的声响。过了好一会儿,我说我走了,她迟疑了一下,看了看时钟,点了点头。我默默起身,拉开房门,慢慢走向电梯,按下电梯按钮。屋里的光线在楼道投射下细长的光影,光影消失的时候,电梯门开了。我下楼,在小区里走了两圈,走了很久。我抬头望着熟悉的窗户,心里有暖意,更有怅然。

来到杜若的家门口,我掏出钥匙,靠在门框上想了又想,还是把钥匙插进了锁孔。这些时日,杜若对我很好,我对她心存感激,但心里明白,我对她的情感还不是真正的爱,也不是依恋;我同时也很清楚,这份情感的滋味虽然还很单薄,像一层散发诱惑的薄纸,却又分明朝着一片亮光飞去。

屋里亮着一盏落地灯。叮当已经入睡,杜若在等我。

“回来了?”

“你还没睡。”

我洗了洗手,来到客厅坐下。气氛有些怪异。

“你会和前妻复婚吗?”杜若看着我,脱口而出。

我搓着手指,笑着摇摇头。

“别骗我。”

“不会复婚。”

杜若递给我一杯红酒。我喝了一大口。

“我……”我看她一眼,迅速低下头。

“想说什么都可以。”

“我不想离开你……我也想念以前那个家……我……”我语不成句。

杜若垂下眼帘。

“我和前妻……可能都需要改变……”

“你想说……你后悔离婚了吗?”

“不,我不后悔。”

“那你想说什么?”杜若握酒杯的手指在颤抖。

“我女儿也需要爸爸……”

“我懂。”

“我想……我想一周回去住几天……”

“我猜到了。”

“但我不会和她复婚。”

“那你和她是什么关系?”

“双方都没有压力的关系。”

“像我们这样?情人?”

“没有压力,就不会对对方有太多期待。”

“没有期待,也就没有责任。”

“把女儿养大成人,是最大的责任吧。”

“我理解。”杜若一饮而尽,又倒了一杯酒。

“谢谢。”

“你前妻知道你的想法吗?”

“还没告诉她。”

“她会同意吗?”

我沉默,继续沉默。

“她会同意吗?”杜若追问。

“可能会同意……”我点点头,再次点点头。我觉得我了解她。

“你想和两个女人做爱,拥有两个情人,对吗?”杜若直视着我的眼睛,我回避了她的眼神。杜若等着我说话,可我还没有组织好词汇。她站起身,走进卧室。我听见卧室洗手间里水流的声音。

我一个人坐在那儿,连续喝了两满杯红酒。没有了水流的声音,屋里安静下来。我闭上眼睛,忽然觉得自己看清了什么。我关闭客厅灯,走进外面的洗手间,洗漱完毕后,我推开卧室门,慢慢走过去,和杜若并排躺在床上。

“睡了吗?”我轻声问道。

卧室里更显寂静。我听见杜若清醒的呼吸。

“可是我对你已经有了感情……”杜若压抑着呼吸,慢慢舒出一口气。

“我……是不是很自私?”

“你只是想得到更多。”

“我这样做……你会讨厌我吗?”

“会讨厌你,但现在还不会。”

“……”

“现在这个家,你可以随时来,如果有一天我换了门锁,你就别再来了。”

“我知道……”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