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项目详情

¥827.00 《蘑菇圈》样章德语翻译项目译者招募

关于项目

语种:汉语德语 试译部分:约2781词 原文约2756字 正式译者将得到 827.00元酬劳和20活跃星奖励 需求译者: 1 人 试译截止日:2018.11.22 项目交稿日:2018.11.23

距离试译截止日还有2
已有0人提交试译

提交试译稿
  • 18.11.08

    发布项目
  • 18.11.08

    项目审核
  •     

    译者报名
  •     

    选择译者
  •     

    托管项目赏金
  •     

    开始翻译
  •     

    验收付款
  •     

    评价
内容介绍

翻译文字量:2756字

翻译截止日期:2018年11月22

翻译费用:300-500元/千字

译者要求

中外双语俱佳,有文学作品翻译经验者优先;

母语译者优先。

:申请时请将翻译文字及以往作品发送至xudonghao@cctss.org,邮件标题格式“作品翻译+项目名称”,联系人:徐冬皓,电话:010-82300038

多年以前,机村和周围地带都有过战事,斯烱的的阿妈两次出去躲避,回来后生下了斯烱和哥哥法海两个父亲不知是谁的孩子。

1955前后,工作组进驻机村正帮助机村人把初级农业合作社升级成高级农业合作社。斯烱被招进了工作组,帮工作组去村中人家取牛奶讨蔬菜。再后来斯烱被工作组派到民族干部学校学习,毕业后就能成为国家干部。但是斯烱的哥哥法海出家的宝胜寺僧人反抗改造失败,法海被传躲到山上,斯烱没有完成动员哥哥下山的任务而不再能回校学习,又回到了机村。也就在这一年,为了粮食增收,在工作组的要求下地里上了过多的肥料,秋季庄稼不熟黄,机村有史以来长得最茁壮的庄稼几乎绝收;法海回到了机村,原来他并没躲在山上,而是被关在了县城,在工作组长刘元萱的安排下,法海成了机村的牧羊人;斯烱生下了儿子胆巴——这又是一个不知父亲是谁的孩子,接着斯烱在山上发现了一个蘑菇圈。

接下来的1961年,1962年,山里边的各种野菜各种蘑菇成为机村人填饱肚子的东西。当年在机村东头开旅店的吴掌柜又偷偷的逃荒回到机村,斯烱在山上公路修通后被废弃的古驿道旁的旧店铺中见到了吴掌柜。饿极的吴掌柜哀求斯烱给他一点盐,斯烱偷偷的给了他,吴掌柜教会斯烱识别能吃的野菜。半夜里,山坡上燃起了火,工作组分析是给反攻大陆的蒋匪帮的飞机发信号,集合民兵掩杀过去,结果一无所获。法海发现丢了两只羊。当山坡上的火堆又起时,民兵们抓到了在火堆旁烤羊腿吃的吴掌柜。吴掌柜在被绑送县城的路上投江自杀,临死前吴掌柜悄声对斯烱说:“你要去看看你的蘑菇圈”。 斯烱在她的蘑菇圈旁找到了吴掌柜埋下的一只肥羊,这只羊帮助斯烱一家度过了荒年,因为这只羊,胆巴比饥馑年代出生的同村的孩子都长得白净高大。

已是1965年了,四清工作组进驻机村,这次组长不是刘元萱,而是一个脸色蜡黄的瘦小女人。工作组的女组长来找斯烱,追问胆巴的父亲是谁,斯烱摇头沉默。这次工作组没有像以往一样从村里调一个青年积极分子给他们讨牛奶蔬菜,照顾他们的生活。冬天,女组长又来找斯烱问胆巴的父亲的问题,斯烱仍拒绝回答,组长又问到斯烱给吴掌柜送盐的事和斯烱当年在工作组里的事,听完斯烱的叙述后,组长说斯烱当年的工作就是给工作组找美味的菌子。组长在要离开斯烱家时,摔倒在院子里,口吐鲜血昏了过去,斯烱把组长背到工作组楼前,自己也昏了过去。在医院里,组长告诉斯烱自己因超负荷工作营养不良患上了严重的肺结核,将回家养病,不再会回来问她不想回答的问题。斯烱回家后,法海告诉他,恢复了组长身份的刘元萱要见她,斯烱让法海转告她想离他们远点。斯烱最终也没去找刘元萱。

春天到来的时候,机村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大旱。斯烱因为要给她背水的桶上装盖子而成为人们的笑话,如果在旧时代,斯烱可能因此而被土司视为女巫从人间消失。工作组有人要把斯烱抓起来,被刘元萱阻止。刘元萱在河边见到了背水的斯烱,斯烱对她说她不会去找他的。斯烱上山给她的蘑菇圈浇水,采了些蘑菇回家,晚上斯烱把蘑菇切成片,用酥油煎了,带着胆巴,悄悄的在每家每户门前都放了一些。当她第三次送蘑菇回来的时候,在自家门前的台阶上发现了一块鲜鹿肉,接下来又有了别的肉。吃到斯烱蘑菇的人知道了斯烱给桶加盖子的用意,木匠主动上门要给斯烱的桶装盖子。斯烱说,不必了,明年再这样,几朵蘑菇也救不了人!

文化大革命来了,刘元萱的日子很难过,碰见斯烱时说:“我想我该走了,这一走怕是这辈子都见不到了”, 斯烱说:“还会回来,每一次你说走,都回来了”。村里来了红卫兵,开了刘元萱的批斗大会,刘元萱被打断了一条腿和两条肋骨,然后被带走,之后就没了消息。

十年之后,1982年,胆巴已当了商业局的会计,法海又回到了宝胜寺当了和尚。县委政府来考察年轻干部,考察组主谈的就是刘元萱。胆巴带着斯烱采的一篮蘑菇去看刘元萱,刘元萱亲自下厨。席间,刘元萱要胆巴关照女儿丹雅,并告诉胆巴,他马上就会被任命为商业局副局长。刘元萱让胆巴转告斯烱,他一定照顾好胆巴。胆巴当上副局长后,给丹雅批了两台电视机的指标,丹雅卖掉指标与男朋友去海边旅游。丹雅因和男朋友在火车上干的丑事,而毁了名声,男朋友也走了。但胆巴却喜欢上了丹雅,当他告诉刘元萱时,刘元萱脸色苍白,如电击一般,用好多办法隔断胆巴与丹雅。胆巴用斯烱给他的蘑菇送礼,终于当上了商业局长。

蘑菇值大钱的时代毫无预兆的到来,斯烱阿妈蘑菇圈里的那种蘑菇有了新的名字:松茸,价格大涨。山里来了许多收购松茸的商人,机村及周围的村庄都为松茸而疯狂。宝胜寺的管家请法海一起来找胆巴,要求在宝胜寺周围封山育林,实际却是想在松茸买卖中发财。这年冬天法海走完了他的一生。

又一年胆巴结婚了,新娘是副县长的女儿娥玛,胆巴也已经是副县长,婚礼上刘元萱说他退休后想做松茸生意,胆巴婉拒。胆巴带娥玛回机村,斯烱在她的蘑菇圈采了最漂亮的松茸煎了给他们吃,回城的路上,娥玛说:“为什么有这样的福气,得了这么一个善心的妈妈。”

丹雅做松茸生意失败,要去找胆巴获得帮助,刘元萱阻止她。丹雅说,如不是刘元萱的阻止,他现在就是县长夫人。刘元萱受刺激倒地去世,临终前告诉丹雅,胆巴是她的亲哥哥。在刘元萱的遗体告别仪式上,丹雅把这告诉了胆巴。胆巴与妻子回家看望斯烱时告诉她刘元萱死了,斯烱说:这个人就是你父亲。娥玛请斯烱去城里生活,斯烱说她离不开老房子,离不开她的蘑菇圈。

两年后,胆巴担任了邻县的县长,隔得远了。隔一段时间胆巴总要接斯烱去住一段,但每次都住不长。2013年,胆巴担任了另一个自治州的副州长,斯烱说,你非得隔我越来越远吗?胆巴说:是世界变小了。斯烱说,人在变大,变大的人不知如何放置自己的手脚,不知怎么对付自己变大的胃口。初秋,在热闹的松茸季又要到来时,斯烱回到了机村,发现丹雅住在了自己的院子的楼上,丹雅告诉她他们公司在做一件事:把松茸像种庄稼一样种在地里。

2014年新的蘑菇季到来的时候,丹雅又来找阿妈斯烱,并且带来了新县长。丹雅想借用阿妈斯烱的蘑菇圈骗取国家的扶持资金与银行贷款,进而垄断松茸市场。阿妈斯烱让她不要打她的蘑菇圈的主意,丹雅说那是国家的,国家要要谁都挡不住。丹雅公司的人和政府干部上山划线打桩,把机村能长松茸的地方几乎都围进去。

在蘑菇季快要结束的时候,阿妈斯烱上山看她的蘑菇圈,连摔几跤,她给胆巴打电话说,明年不能上山看她的蘑菇圈了,她要把蘑菇圈永远留在山上了。第二天,丹雅又来找她说,让她来照顾这些蘑菇圈。丹雅播放了斯烱在山林中照顾蘑菇圈时的视频。阿妈斯烱对此非常惊奇,丹雅告诉她,她们已经在她随身所带之物中装了GPS,阿妈斯烱终于明白她们已经找到了她的蘑菇圈,这时阿妈斯烱感到的是对这个陌生世界的空洞迷茫。阿妈斯烱问丹雅为什么要打她蘑菇圈的主意,丹雅毫不讳言,为了更多的钱。冬天,胆巴回来接阿妈斯烱,当车子离开村子的时候,阿妈斯烱突然说“我的蘑菇圈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