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项目详情

¥348.00 《听洪素手弹琴》样章法语翻译项目译者招募

关于项目

语种:汉语法语 试译部分:约1160词 原文约1160字 正式译者将得到 348.00元酬劳和20活跃星奖励 需求译者: 1 人 试译截止日:2018.12.28 项目交稿日:2018.12.30

已结束

  • 18.12.14

    发布项目
  • 18.12.14

    项目审核
  •     

    译者报名
  •     

    选择译者
  •     

    托管项目赏金
  •     

    开始翻译
  •     

    验收付款
  •     

    评价
内容介绍

翻译文字量:1160

翻译截止日期:2018年12月28

翻译费用:300-500元/千字

译者要求

中外双语俱佳,有文学作品翻译经验者优先;

母语译者优先。

:申请时请将翻译文字及以往作品发送至xudonghao@cctss.org,邮件标题格式“作品翻译+项目名称”,联系人:徐冬皓,电话:010-82300038

徐三白回宾馆洗了个澡,刚刚要躺下,洪素手就来电话了。洪素手带着颤音说,她刚才坐下来练琴的时候,看见窗外有个人,手上拿着一根绳子,好像要破窗进来。

徐三白挂了电话后就急匆匆地赶了过去。徐三白手持扫帚,大着胆子,来到外面的阳台,发现是一条裙子不知从哪里被风吹了过来,还有一条裙带,随风飘动,像是一根绳子。

没事,只是一条从外面飘过来的裙子而已。徐三白说着把双手搭在她肩上暗暗用劲,以便让她感到自己的话具有一定的抚慰作用。

洪素手突然睁大了眼睛问,你知道那个坠楼的擦窗工是谁?他就是我的丈夫,也就是你的老乡小瞿。

徐三白轻轻地“哦”了一声,小瞿原来就是那个外号叫“蜘蛛侠”的擦窗工,也难怪,你家的墙壁上挂满了“蜘蛛侠”。要我说呢,这件事从头到尾难道就没有一点嘲讽的意思?一个要拯救世界的“蜘蛛侠”却无法拯救自己……

洪素手把脸转向一边,让自己突然波动的情绪慢慢平静下来。经过长久的沉默,洪素手说,我爱的人,现在都一个个离我而去了。往后的日子里,唯一能带给我希望的就是这肚子里的孩子。等他(她)长大了,我一定要告诉我的孩子,他(她)爸爸不是擦窗工,而是那个拯救世界的“蜘蛛侠”。这样说着,她就把手放在自己微微隆起的腹部。

从她沉静、安详的表情可以看得出,那里面,沉睡着一个被温情浸透了的孩子。徐三白的脸上顿时流露出一种既惊且喜的神色。他的目光从她腹部移开,把一只手放在她的肩膀上,久久不语。洪素手明白他的意思,缓缓坐下,弹了一曲《忆故人》。弹着弹着,似乎就来感觉了,手指也变得鲜活了,如同鱼游进水里。在徐三白看来,她的手上有一层泪光似的柔和的东西,竟至透明了。但这一次,徐三白没有听醉。

此后几天,徐三白都没过来。因为他要趁这个机会走访上海古琴行的几位老主顾。一天傍晚,徐三白回宾馆时,一位前台服务员交给他一把钥匙,说是今天早晨有位女士过来,要把钥匙转交给他。徐三白问,她人呢?服务员说,她只交待了一句,说是要去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有一样东西放在家里,让你亲自去取。

徐三白快步来到了洪素手的寓所。打开门后,发现洪素手已经搬走了。室内只有一桌一椅一床,别无陈设。那张单人床上的床单是百合色的,没有一丝压痕或皱褶,被子叠得像一本刚刚合上的边角周正的书。墙壁上的“蜘蛛侠”竟然全都消失不见了,只有靠床头的地方还贴着一张照片,照片里没有人,只有一张琴桌,上面有几片鲜红欲燃的枫叶,琴桌后面是渔樵山馆的一株芭蕉叶,右上角有一只蜘蛛悬垂着,连泪痕般的蛛丝都清晰可见。徐三白收回目光,看见桌子上搁着他亲手带来的那张古琴,下面留有一张纸条,写着:徐三白收。他在地板上茫然地坐了一会儿,然后起身,抱着那张琴,退出屋子。关门之前,他又忍不住朝里看了一眼,一缕淡而亮的光线从薄纱窗帘间照进来,整个房间素净得像是没有住过人,以至他疑心自己与洪素手的见面只是一场幻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