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项目详情

¥273.00 《追月楼》样章法语翻译项目译者招募

关于项目

语种:汉语法语 试译部分:约909词 原文约909字 正式译者将得到 273.00元酬劳和20活跃星奖励 需求译者: 1 人 试译截止日:2019.01.03 项目交稿日:2019.01.05

已结束

  • 18.12.20

    发布项目
  • 18.12.20

    项目审核
  •     

    译者报名
  •     

    选择译者
  •     

    托管项目赏金
  •     

    开始翻译
  •     

    验收付款
  •     

    评价
内容介绍

翻译文字量:909

翻译截止日期:2019年1月3

翻译费用:300-500元/千字

译者要求

1. 中外双语俱佳,有文学作品翻译经验者优先;

2. 母语译者优先。

:申请时请将翻译文字及以往作品发送至xudonghao@cctss.org,邮件标题格式“作品翻译+项目名称”,联系人:徐冬皓,电话:010-82300038

丁老先生点过前清的翰林,因此交往好友中,很有几个遗老遗少。他又是老牌同盟会会员,当今的党国元老,有几个都是他的至交。寿宴上,因为国难中的个人态度不同,两位客人发生争执。

南京沦陷后,丁老先生支持仲祥去参加革命,并且拒绝随家人搬到难民区,选择蛰居在追月楼上。挽今追昔,发誓日寇一日不消,一日不下追月楼,又把楼上他睡的那间卧室易名为“不死不活庵”。除了读书,丁老先生便埋头写《不死不活庵日记》,人既不能好死,也不应该歹活。丁老先生准备仿先贤顾炎武的《日知录》的体例,写一部不朽的传世之作。

足不出户的丁老先生还是能从家人口中听到外面世界的凄凉。南京平静之后,老先生身体开始好起来,满头白发中长出黑发。他便翻遍古书,找到了几处记载,认为是自己“善于养浩然之气”的结果。

丁老先生还是不下追月楼,得到的都是坏消息。日本人仿佛战无不胜,国军则退了再退,徐州丢了,郑州丢了,广州丢了,武汉三镇又告弃守。惟有南京太平无事,成了日本人的大后方。

丁家田产在战乱中被烧大半,房租收入锐减。物价又陡然上升,当家的长孙伯祺只好瞒着丁老先生,回铁路局上班。有位新来的上司因为知道伯祺是前清翰林的后人,便向他索字画。这位上司有几分好古癖,收集字画的手段有些死皮赖脸。伯祺只好硬着头皮去找爷爷求字,丁老先生教育伯祺一番后,还是作诗给他。

仲祥因为失恋从内地回到南京,终日借酒消愁。丁老先生很不高兴,恨仲样放着好端端的义民不做,回来做偷生的顺民。仲祥知道爷爷不赞成自己回来,因此,也懒得上追月楼听爷爷教训。他早就觉得爷爷老糊涂了,就算是不糊涂,老人家也不会理解他在外头的苦楚,更不会理解他还有一项为了失恋而痛苦的心。

丁老先生的弟子少荆,是汪精卫集团的心腹。丁老先生把他视为“汉奸”,但少荆出于师生礼仪,对老先生客气尊敬。打过两次交道后,就开始抱怨丁老先生是不识时务。八姑娘婉和少荆的交往因此经历不少波折。

女婿明轩一方面利用少荆的关系做了教务长,一方面又瞒着丁老先生,努力维持着大家族中和平的局面。最终,得知真相的丁老先生和少荆闹翻,得了一场大病,不久去世。少荆和婉赶在料理老先生后事之前,匆匆办了婚事。丁老先生想要埋在追月楼小院的遗愿,因众人反对,未能得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