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信    + 关注
瓜瓜

  #推荐#2019年,这6本书你值得期待(附布克国际文学奖历届获奖名单)


  日前,布克国际文学奖(The Man Booker International Prize)短名单终于公布,此前入围长名单的中国女作家残雪遗憾出局。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短名单入围的6位作家中有5位都是女性,这个奖项此前从未有过如此高的女性比例。最终得主将于5月21日公布。


  下面请跟着国际君共同了解一下今年布克国际奖短名单的作家和作品有哪些。


  《让你的犁头碾着死人的白骨前进》


  Drive Your Plow Over the Bones of the Dead


  去年凭借小说《飞行》(Flights)摘得布克国际文学奖的波兰女作家奥尔加·托卡尔丘克(Olga Tokarczuk),今年再次强势入围,不过这本书的译者与去年不同。


  这本小说描述发生在波兰西南部的一个偏远村庄里,一个60多岁的古怪女人与两只失踪的狗的故事。与以往的传统犯罪故事不同,《让你的犁头碾着死人的白骨前进》深入探讨社会对于边缘化人群的不公、动物权益,以及传统宗教的伪善面等问题,发人深省。


  《岁月》


  The Years


  法国著名作家安妮·艾尔塔(Annie Ernaux)入围短名单的小说《岁月》是一部自传体小说。


  这部作品作为小说被提名是有争议性的,连作者本人都对此感到惊讶,在评审之间也引发了一番讨论。


  这本书中,艾尔塔探索一种全新的自传形式,让时间的流逝变得明显,让作者的声音不断消失又重现。


  《废墟的形状》


  The Shape of the Ruins


  今年短名单中唯一一位男性作家是胡安·加夫列尔·巴斯克斯(Juan Gabriel Vásquez),他来自哥伦比亚。


  他被提名的小说《废墟的形状》探索了两起发生于1914年哥伦比亚首都波哥大的真实政治谋杀事件,这部小说被认为是一部“机智的、如迷宫般曲折的、非常好读的历史小说”。


  《松岛》


  The Pine Islands


  德国作家玛丽恩·波舒曼(Marion Poschmann)的小说《松岛》是一部带有黑色幽默色彩的小说。


  《松岛》讲述了一位学者去日本松岛看月亮升起的朝圣之旅。这是一个平静,有趣,深刻而感动的故事,讲述了寻找自我的心路历程。


  《余下的》


  The Remainder 


  来自智利的作家阿莉娅·泽恩(Alia Trabucco Zerán)此次获得提名的小说是她的处女作。


  小说讲述了3位二十几岁的年轻人想要逃脱智利军事独裁政治阴影的故事。


  《天体》


  Celestial Bodies


  阿曼作家赫尔蒂(Jokha Alharthi)的入围作品《天体》以优雅的结构,通过三姐妹的视角关注了阿曼的现代化过程。


  布克国际文学奖是英国最具声望、最负盛名的布克奖的补充,于2005年设立。


  一开始,布克国际文学奖是一个终身成就奖,表彰作家的所有作品,无论国别,全球所有以英语写作或作品有英译本的在世作家均有资格获得此奖,评选时考虑候选人的全部作品而不是某部作品,每两年评选一次。


  从2016年开始,布克国际文学奖与英国独立报外国小说奖合并,成为一个翻译小说奖,每年评选一次,布克国际文学奖开始授予某一部文学作品。 全球所有非英语作家,只要作品有英译本在英国出版均可参评该奖,一旦获奖,翻译者将与作者将平分5万英镑的奖金。


  历届获奖名单


  终身成就奖时期 获奖作家


  2005  伊斯梅尔·卡达莱(阿尔巴尼亚)    


  2007  钦努阿·阿契贝(尼日利亚) 


  2009 艾丽丝·门罗(加拿大)


  2011 菲利普·罗斯(美国)


  2013 莉迪娅·戴维斯(美国)


  2015 拉斯洛·卡撒兹纳霍凯(匈牙利)


  翻译小说奖时期


  2016 韩江(韩国) 《素食主义者》


  2017 大卫·格罗斯曼(以色列) 《一匹马走进酒吧》


  2018 奥尔加·托卡尔丘克(波兰) 《飞行》  

2019-04-18 10:04:54
0人点赞 88人浏览 0人评论
 私信    + 关注
Jing

  #北大博雅讲坛第172期#旷世奇才达 · 芬奇及其艺术创造


  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巨人达·芬奇洵非一寻常画家而已。他在诸多领域里的独特思考、探索与创造让他卓然领先于所处的时代,且影响至今。他的绘画作品为数不多,已然是一博大精深的独特世界,一方面令人心仪不已,另一方面也是观者必须深究其里才能领略其精粹的对象。恰值其仙逝五百周年之际,让我们怀着敬意走近这位旷世奇才及其非凡的艺术创造。


  活动信息


  主题: 


  旷世奇才达·芬奇及其艺术创造


  嘉宾:


  北京大学教授 丁宁


  地址: 


  广西壮族自治区图书馆地方民族文献中心报告厅


  时间:


  2019年4月21日


  主办方:广西壮族自治区图书馆  北京大学出版社   北大博雅讲坛  


  承办方:广西壮族自治区图书馆   广西实事求是书店


  丁宁教授相关活动


  主办方:广西壮族自治区图书馆  北京大学出版社   北大博雅讲坛


  承办方:南宁市图书馆  南宁书城  南宁市沛鸿民族中学


  具体地址:南宁市沛鸿民族中学阶梯教室报告厅


  具体时间:2019年4月19日15:00--17:00


  主办方:广西壮族自治区图书馆  北京大学出版社   北大博雅讲坛


  承办方:柳州市图书馆    广西师大独秀书房


  具体地址:柳州市图书馆一楼“阅甫轻艺术生活空间”


  具体时间:2019年4月20日10:00-12:00


  主办方:广西壮族自治区图书馆  北京大学出版社   北大博雅讲坛


  承办方:广西大学图书馆   南宁书城


  具体地址:广西大学图书馆6楼报告厅


  具体时间:2019年4月21日15:00—17:00


  主讲嘉宾


  丁宁


  丁宁,北京大学艺术学院教授,博导;兼任中国美协理事、中国美协策展委员会副主任、北京国际双年展策划委员,教育部美术类专业教学指导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上海美术学院特聘教授等。


  1988年获北京师范大学文学博士,曾任中国美院美术史论系教授、系主任。1993-1994年在英国埃塞克斯大学美术史论系从事博士后研究,1998年为哈佛大学美术系高级访问学者。曾获霍英东教育基金会第五届全国高校青年教师奖(研究类)一等奖、希腊奥纳西斯基金会最高研究基金、德国ZKM研究基金、美国盖蒂研究基金、哈佛大学意大利文艺复兴研究中心研究资助、美国泰拉基金会(欧洲)客座讲授项目、首届“中国美术奖?理论评论奖”、北京大学十佳教师称号,以及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等。曾在英国、美国、韩国、印度、爱尔兰、希腊、越南、加拿大、挪威、德国、日本、法国、克罗地亚以及香港、台湾等地讲学。


  主题: 


  旷世奇才达·芬奇及其艺术创造


  嘉宾:


  北京大学教授 丁宁


  地址: 


  单向空间·爱琴海店


  北京市朝阳区七圣中街 12号 爱琴海购物中心 3 层 3025 室


  时间:


  2019年4月21日


  合作方:广西区图书馆

2019-04-18 09:43:14
0人点赞 41人浏览 0人评论
白茶相依

  #观察#从博洛尼亚童书展看趋势话合作:科普书受宠 数字版升温


  今年,博洛尼亚童书展主办方耗资1.38亿欧元对场馆进行改造,为展会带来耳目一新的感觉。同时主办方宣布与莫斯科书展合作,2021年将举办俄罗斯童书展。这是继与上海国际童书展、纽约版权展建立合作后的又一次拓新。更多的参展商和观众,超高的人气,让不少参展者感觉不虚此行,收获满满。


  记者采访了参展的几家外方出版社及版权代理公司负责人,就童书出版的新趋势、新热点,版权贸易及中外出版合作等话题分享了各自看法。


  奥地利Minedition出版社创始人迈克尔·诺伊格鲍尔(Michael Neugebauer)自称从博洛尼亚童书展50多年前开始举办就是书展的参与者,如今书展已成为全球童书界最重要的书展,世界各地的艺术家、插画师、作者、童书出版人及编辑来此展示最新的项目和作品,寻找合作伙伴。今年也是他颇有收获的一年,他在书展上购买了中信出版集团的绘本《洛神赋》的3国版权。这也是他首次购买中国绘本。


  英国尤斯伯恩出版社亚洲区版权负责人詹妮佛·安感觉今年童书展非常繁忙,观众比往年更多。“虽然2018年英国童书市场增长不大,可在其他国家,童书仍是稳定增长的领域,不少一直做成人图书的出版社也在出版童书。书展上版权交易的氛围更加浓厚。”


  博洛尼亚大学出版社总编辑斯蒂凡尼·迈洛尼(Stefano Melloni)认为,书展是展示创新的大舞台,是重要的版权交易市场,也是不容错过的出版与文化盛事。很多的项目、合作和多语种出版都在此产生,创新在这里酝酿。他表示,近年来绘本越来越受欢迎。越来越多的插画师到书展展示他们为出版社创作的作品。除了无字书和婴幼儿书,关于知识的绘本也很受欢迎,科学、数学和历史都以非常新颖的方式在书本中进行了解读。


  安表示,书展上最热门的应当是非虚构类科普图书。“各国家长普遍担心孩子过多使用手机和看电视,因此都更加希望图书承担起教育和传播知识的任务。”现在,像恐龙、怪兽等传统题材依然受宠。此外,太空和月球题材的图书将成为今年的一个亮点,这是因为今年7月将庆祝人类首次登月50周年。安还提及,在英美等国,“独角兽”仍是很热的题材(注:尤斯伯恩出版了一套关于独角兽的丛书,超级火爆),而在其他国家,这个势头好像已经退去。


  荷兰Sunway出版社创始人兼版权经理吴锦华希望寻找以十二生肖、熊猫、花木兰为主题的童书。她说:“美国拍摄的《功夫熊猫》和《花木兰》动画片(为中国传统文化在海外的普及)做了不少铺垫工作,这些主题的童书对荷兰读者来说虽不陌生但也不熟悉,这激起了他们继续阅读书籍的欲望。”她在本届书展上恰好看到了一家出版公司出的关于熊猫的童书,感觉很符合之前的期待,正在探讨进一步的版权合作。


  吴锦华介绍,荷兰2016年出版的畅销书《七巧猫》兼具绘本和活动书的特质,作者和插画师是一对夫妇,他们借用中国的七巧板,拼出了猫、狗、鱼、鸟、房子等元素,又将这些元素串在一起,讲了一个有趣的故事。书的最后还附上了七巧板和他们创作图画书的草图,鼓励孩子自己动手拼出故事的人物,创作一个故事。这本书获得了2017年“金画笔奖”和“银画笔奖”,版权也输出多国。她表示,这样的出版形式非常有意思。


  意大利思路文化公司版权经理聂丽英感觉“如今童书的品类越来越趋同,关注的话题却越来越多样化”,如战争题材等不同题材的童书让孩子了解到世界不同的侧面。


  迈洛尼说,博洛尼亚大学出版社之前购买了中少总社的《伟大也要有人懂——一起来读马克思》和《伟大也要有人懂——一起来读毛泽东》意大利语版权。谈起为何引进这2本书他表示,尽管毛泽东和马克思是过去时代的人物,但这两本传记非常真实,也帮助大大小小的读者理解近现代历史中两位最重要的人物。今年该社又引进出版了中少总社与人民出版社联合出版的《习近平讲故事》(少年版)的意大利语版权。他指出,中国的童书出版越来越受欢迎,博洛尼亚童书展与上海国际童书展的合作将巩固中国儿童文学在世界上的地位。虽然他们暂时不会出版中国其他的图书,但他们一直都非常愿意与中国出版社合作开展有趣的项目。


  对中信出版集团中信美术馆馆长曾孜荣来说,今年已经不是第一次参加博洛尼亚童书展了。他两年前加入中信出版集团,创建“中信美术馆”这一品牌,负责艺术类图书的出版。此次书展上他策划及主编的“墨中国艺术启蒙系列”成功售出韩国、阿尔巴尼亚国家版权。他很高兴借这样一个国际舞台展示自己的图书,还学习到国外同行在艺术类图书及绘本的设计创意和艺术手法等方面的做法,让他受益匪浅。他主编的“墨中国艺术启蒙系列”也顺利实现了多国的版权输出。谈起成功输出版权的经验,他表示,采用现代感、时尚感的设计及呈现方式,呈现出鲜艳和鲜活的面貌,配以简练的文字,以连续的局部方式呈现大幅的艺术画作,并讲清楚里面的人物故事,可以增加国外读者对中国艺术图书的兴趣。


  诺伊格鲍尔与图书印刷设计及出版有半个多世纪的情缘,受益于父亲(奥地利林兹艺术与设计大学教授,对书法和艺术有很深的造诣)的教诲和影响,他也曾辗转于多家出版社,直到2003年,创立了Minedition出版社,出版了许多艺术品质高超的童书,同时也对纸质书持有一分难以割舍的热爱(链接:2017年6月9日2版《诺伊格鲍尔与图画书的两代情缘》)。然而在本届书展上,他看到很多童书都有了数字版,感到“读者对电子书、APP和AR技术的接受度也更高”,这让他感受到巨大的挑战。吴锦华也发现,在琳琅满目的出版社和五花八门的童书中,有声书和APP、VR等多媒体图书成为今年的热门话题。为此,诺伊格鲍尔说:“传统出版人要对这些新的市场持开放态度,为顺应这些挑战推出有价值的内容。”


  谈到选中绘本《洛神赋》的原因,诺伊格鲍尔说:“我一看到它,就知道这是我想要的书”。实际上,《洛神赋》在中国市场半年内卖出了8万册也是吸引他的一个原因。他表示,一直想出版中国的图书,这次合作可以向其他国家推介中国的文化和传统,加深相互理解,向年轻读者展示中国创作者的令人惊艳的作品。


  诺伊格鲍尔说,十多年来,他看到中国市场的大门逐渐打开,西方出版社在中国有很好的市场表现。现在中国出版社努力把出版物推出去,也取得了相当的成功。这是一个渐进的过程。Minedition希望与中国的作者和插画师一起生产出更多的图书,目前他在给中国作者和插画师提出一些想法,鼓励并引导他们创作出适合国际市场的图书。


  尤斯伯恩的安对中国童书“走出去”提出建议,要在独特性和大众口味之间找到平衡。图书的主题既不要太中国化,也不要过于宽泛,这样才会有广泛的海外读者。目前,该社正与接力社合作,挑选能够吸引国际读者的中国传统故事,找到风格独特的插画师来更好地呈现这些故事。


  几位受访者表示,无论是在荷兰、意大利还是在英国,家长都非常注重培养孩子爱阅读的习惯,从孩子很小时开始,每天与孩子一起进行亲子阅读,加之书店、图书馆以及社区阅读中心定期举办非常多的阅读活动,共同帮助孩子建立起对阅读的热爱并享受阅读的乐趣,这种快乐可以持续很长时间。迈洛尼说,意大利的儿童都是非常棒的读者,儿童和青少年图书在图书市场占了很大份额。而成人却不怎么读书。在这方面,孩子可以起到促进家长和成人阅读的作用。


  谈起如何让童书阅读活动更有效,尤斯伯恩的安说,最重要的当然是选对图书,这样孩子可以享受其中。尤斯伯恩的理念是让图书简单好读。每次在英国出一本新书,他们都会使用社交平台和播客网站来讲述出版背后的故事,并提供阅读建议。同时他们也注意到视频的作用日益重要,因此制作了更多的视频。但她坦言,英国在线上营销方面落后于中国,希望向中国学习更多相关经验。

2019-04-17 10:19:54
0人点赞 38人浏览 0人评论
 私信    + 关注
小暧

  #深度#人均纸书阅读量4.67本,第16次国民阅读报告还释放了哪些信号?


  第16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成果发布,全面解读全民阅读新趋势,以下为报告全文:


  自1999年起,由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组织实施的全国国民阅读调查已持续开展了16次。第16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从2018年8月开始全面启动,2018年8月至9月开展样本城市抽样工作,2018年9月至2018年12月在全国范围内开展入户问卷调查执行工作,2018年11月至12月开展问卷复核、数据录入和数据处理工作。现在完成初步分析报告。


  本次调查仍严格遵循“同口径、可比性”原则,继续沿用四套问卷进行全年龄段人口的调查。对未成年人的三个年龄段(0-8周岁、9-13周岁、14-17周岁)分别采用三套不同的问卷进行访问。


  本次调查执行样本城市为50个,覆盖了我国29个省自治区、直辖市。本次调查的有效样本量为19683个,其中成年人样本为15043个,18周岁以下未成年人样本为4640个,未成年样本占到总样本量的23.6%:有效采集城镇样本14651个,农村样本5032个,城乡样本比例为2.9:1。


  样本回收后,我们根据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公报的数据对样本进行加权,并运用SPSS社会学统计软件进行分析。本次调查可推及我国人口12.88亿,其中坡镇居民占50.9%,农村居民占49.1%。现将本次调查的主要发现汇报如下:


  2018年我国成年国民各媒介综合阅读率保持增长势头,各类数字化阅读方式的接触率均有所増长 


  2018年我国成年国民包括书报刊和数字出版物在内的各种媒介的综合阅读率为80.8%,较2017年的80.3%有所提升,数字化阅读方式(网络在线阅读、手机阅读、电子阅读器阅读、Pad阅读等)的接触率为76.2%,较2017年的73.0%上升了3.2个百分点。图书阅读率为59.0%,与2017年(59.1%)基本持平;报纸阅读率为35.1%,较2017年的37.6%下降了2.5个百分点;期刊阅读率为23.4%,较2017年的25.3%下降了1.9个百分点。


  数字化阅读的发展,提升了国民综合阅读率和数字化阅读方式接触率,整体阅读人群持续增加,但也带来了纸质阅读率增长放的新趋势。


  综合阅读率11年间变化


  进一步对各类数字化阅读载体的接触情况进行分析发现,2018年我国成年国民的网络在线阅读接触率、手机阅读接触率、电子阅读器阅读接触率、Pad(平板电脑)阅读接触率均有所上升。具体来看,2018年有69.3%的成年国民进行过网络在线阅读,较2017年的59%上升了9.6个百分点;73.7%的成年国民进行过手机阅读,较2017年的71.0%上升了2.7个百分点:20.8%的成年国民在电子阅读器上阅读,较2017年的14.3%上升了6.5个百分点;20.8%的成年国民使用Pad(平板电脑)进行数字化阅读,较2017年的12.8%上升了8.0个百分点。


  数字化阅读方式接触率11年间变化


  手机和互联网成为我国成年国民每天接触媒介的主体,纸质书报刊的阅读时长均有所减少


  从人们对不同媒介接触时长来看,成年国民人均每天手机接触时间最长。我国成年国民人均每天手机接触时长为84.87分钟,比2017年的80.43分钟増加了4.44分钟:人均每天互联网接触时长为65.12分钟,比2017年的60.70分钟增加了4.42分钟;人均每天电子阅读器同读时长为10.70分钟,比2017年的8.12分钟増加了2.58分钟:2018年人均每天接触Pad(平板电脑)的时长为11.10分钟,较2017年的12.61分钟减少了1.51分钟。


  在传统纸质媒介中,我国成年国民人均每天读书时间最长,为19.81分钟,比2017年的20.38分钟减少了0.57分钟,超一成(12.3%)国民平均每天阅读1小时以上图书,比2017年(12.1%)略有增加;人均每天读报时长为9.58分钟,比2017年的12.00分钟减少了2.42分钟;人均每天阅读期刊时长为5.56分钟,比2017年的6.88分钟减少了1.32分钟。


  人均图书阅读2018年我国成年国民量基本保持平稳,报刊阅读量持续下滑


  从成年国民对各类出版物读量的考察看,2018年我国成年国民人均纸质图书阅读量为4.67本,与2017年的4.66本基本持平。人均电子书阅读量为3.32本,较2017年的3.12本增加了0.20本。纸质报纸的人均阅读量为26.38期(份),低于2017年的33.62期(份)。纸质期刊的人均阅读量为2.61期(份),低于2017年的3.81期(份)。


  我国成年国民中,11.5%的国民年均阅读10本及以上纸质图书,此外还有7.1%的国民年均阅读10本及以上电子书。


  我国城镇居民不同介质阅读率和阅读量远远高于农村居民,城乡差异明显


  对我国城乡成年居民2018年不同介质阅读情况的考察发现,我国城镇居民的图书阅读率为68.1%,较2017年的67.5%高0.6个百分点;农村居民的图书阅读率为49.0%,略低于2017年的49.3%。城镇居民报纸阅读率为41.2%,较农村居民的28.1%高13.1个百分点。城镇居民2018年的期刊阅读率为27.6%,较农村居民的18.5%高9.1个百分点。城镇居民2018年的数字化读方式接触率为83.0%,较农村居民的68.2%高14.8个百分点。2018年我国城镇居民的综合阅读率为87.5%,较农村居民的73.0%高14.5个百分点。


  通过对我国城乡成年居民不同介质阅读数量的考察发现,2018年,我国城镇居民的纸质图书阅读量为5.60本,较2017年的5.83本低0.23本;农村居民的纸质图书阅读量为3.64本,较2017年的3.35本高0.29本;城镇居民的报纸阅读量为3.09期(份),高于农村居民的12.85期(份);城镇居民的期刊阅读量为3.38期(份),高于农村居民的1.72期(份);我国城镇居民在2018年人均阅读电子书3.41本,较农村居民的3.23本高0.18本。


  我国成年国民和未成年人有声阅读继续较快增长,成为国民阅读新的增长点,移动有声APP平台已经成为听书的主流选择


  对我国国民听书习惯的考察发现,2018年,我国有近三成的国民有听书习慣。其中,成年国民的听书率为26.0%,较2017年的平均水平(22.8%)提高了3.2个百分点。0-17周岁未成年人的听书率为26.2%,较2017年的平均水平(22.7%)提高了3.5个百分点。具体看来,0-8周岁儿童的听书率为26.8%,9-13周岁少年儿童的听书率为25.2%,14-17周岁青少年的听书率为26.0%。


  对我国成年面民听书介质的考察发现,选择“移动有声APP平台”听书的国民比例较高,为1.7%:有6.4%的人选择通过“广播”听书。


  我国成年国民网上活动行为中,以阅读新闻、社交和观看视频为主,娱乐化和碎片化特征明显,深度图书阅读行为的占比偏低


  2018年,我国成年国民上网率为78.4%,比2017年的79.1%略有下降。具体来看,有近三成(29.5%)的国民通过电脑上网,有近八成(76.8%)的国民通过手机上网。


  我国成年网民上网从事的活动中,信息获取功能受到越来越多网民的重视,具体来说,有61.6%的网民将“读新闻”作为主要网上活动之一,有28.2%的网民将“査询各类信息”作为主要网上活动之一。同时,互联网的娱乐功能仍然占据很重要的位置,有62.3%的网民将“网上聊天/交友”作为主要网上活动之一,有50.0%的网民将“看视频”作为主要网上活动之一,有41.1%的网民将“网上购物”作为主要网上活动之一,有36.5%的网民将“在线听歌/下载歌曲和电影”作为主要网上活动之一,还分别有28.0%和19.2%的网民将“网络游戏”和“即时通讯”作为主要网上活动之一;有15.9%的网民将“阅读网络书籍、报刊”作为主要网上活动之一。


  超过半数成年国民倾向于数字化阅读方式,倾向纸质阅读的读者比例下降,而倾向手机阅读的读者比例上升明显


  从数字化阅读方式的人群分布特征来看,我国成年数字化阅读方式接触者中,18-29周岁人群占32.8%,30-39周岁人群占25.4%,40-49周岁人群占23.5%,50-59周岁人群占13.0%。可见,我国成年数字化阅读接触者中,81.7%是18-49周岁人群。


  对我国国民倾向的阅读形式的研究发现,38.4%的成年国民更倾向于“拿一本纸质图书阅读”,比2017年的45.1%下降了6.7个百分点;有40.2%国民倾向于“手机阅读”,比2017年的35.1%上升了5.1个百分点:有12.8%的国民更倾向于“网络在线阅读”;有7.7%的人倾向于“在电子阅读器上阅读”:0.8%的国民“习惯从网上下载并打印下来阅读”。


  四成以上的成年国民认为自己的阅读数量较少,国民对当地有关部门举办阅读活动的呼声较高


  2018年我国成年国民对个人阅读数量评价中,只有2.1%的国民认为自己的阅读数量很多,6.3%的国民认为自己的阅读数量比较多,有37.8%的国民认为自己的阅读数量一般,41.5%的国民认为自己的阅读数量很少或比较少。


  从成年国民对个人纸质阅读内容和数字阅读内容的阅读量变化情况的反馈来着,有7.7%的国民表示2018年“增加了纸质内容的阅读”,但有10.0%的国民表示2018年“减少了纸质内容的阅读”;有6.7%的国民表示2018年“减少了数字内容的阅读”,但有9.9%的国民表示2018年“增加了数字内容的阅读”;五成以上(54.5%)的国民认为2018年个人阅读量没有变化。


  从成年国民对于个人总体阅读情况的评价来看,有26.3%的国民表示满意(非常满意或比较满意),比2017年的23.7%提升了2.6个百分点;有14.6%的国民表示不满意(比较不满意或非常不满意)比2017年的13.1%増加了1.5个百分点;另有47.4%的国民表示一般。


  我国成年国民对当地举亦全民阅读活动的呼声较高,2018年有67.3%的成年国民认为有关部门应当举办读书活动或读书节。其中,城镇居民认为当地有关部门应该举办读书活动或读书节的比例为67.2%,农村居民中这一比例为67.3%,城乡居民选择比例基本一致。


  0-17周岁未成年人图书阅读率有所下降,值得关注


  2018年0-8周岁儿童图书阅读率为68.0%,低于2017年的75.8%;9-13周岁少年儿童图书阅读率为96.3%,较2017年的93.2%提高了3.1个百分点;14-17周岁青少年图书阅读率为86.4%,低于2017年的90.4%。2018年我国0-17周岁未成年人图书阅读率为80.4%,低于2017年的84.8%。


  2018年我国14-17周岁未成年人课外图书的阅读量最大,为11.56本,与2017年的11.57本基本持平;9-13周岁少年儿童人均图书阅读量为9.49本,较2017年的8.87本增加了0.62本;0-8周岁儿童人均图书阅读量为7.10本,比2017年的7.23本略有下降。2018年我国0-17周岁未成年人的人均图书阅读量为8.91本,比2017年的8.81本增加了0.10本。


  在0-8周岁儿童家庭中,近七成家庭有陪孩子读书的习惯


  2018年我国0-8周岁儿童家庭中,平时有陪孩子读书习惯的家庭占68.7%。另外,在0-8周岁有阅读行为的儿童家庭中,平时有陪孩子读书习惯的家庭占到93.4%,较2017年的91.8%提高了1.6个百分点;在这些家庭中,家长平均每天花22.61分钟陪孩子读书,较2017年的23.69分钟有所减少。


  2018年我国0-8周岁儿童的家长平均每年带孩子逛书店2.87次,较2017年的3.07次有所减少。四成以上(41.4%)的0-8周岁儿童家长半年内至少会带孩子逛一次书店,其中三成多(33.7%)的家长会在1-3个月内带孩子逛一次书店。


  我国阅读指数为68.67点,其中个人阅读指数为71.67点,公共阅读服务指数为65.91点


  为了综合反映我国国民阅读总体情况及其变化趋势,引导各城市统一阅读指数标准,我们研制出我国国民阅读指数和城市阅读指数指标体系。阅读指数指标体系共包含25项单一指标,分为“个人阅读状况”和“公共阅读设施与服务”两大方面。其中,“个人阅读状况”包括国民个人图书阅读量与拥有量、各类出版物的阅读率以及个人阅读认知与评价等三个方面,综合反映国民阅读水平;“公共阅读设施与服务”包括国民对公共阅读设施、全民阅读活动等的认知度、使用情况以及满意度评价三个方面,综合反映全民阅读公共设施建设与公共服务水平。通过对25项指标进行分层拟合,获得阅读指数。


  经测算,2018年我国阅读指数为68.67点,较2017年的68.14点提高了0.53点。其中,个人阅读指数为71.67点,略高于2017年的71.65点;公共阅读服务指数为65.91点,较2017年的64.90点提高了1.01点。


  城市阅读指数


  通过对第十六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50个采样城市的阅读指数进行测算,得到2018年城市阅读指数,排在前十位的城市依次为:深圳(84.39点)、苏州(79.91点)、北京(78.65点)、青岛(77.04点)、杭州(76.63点)、南京(75.60点)、上海(75.40点)、合肥(75.01点)、武汉(74.65点)和福州(74.64点)。


  城市阅读指数TOP10


  城市个人阅读指数TOP10


  城市公共阅读服务指数TOP10


  加强农村居民图书阅读、手机阅读,早日缩小城乡阅读鸿沟


  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最新公布的第十六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査数据显示,我国城乡居民不同介质阅读率和阅读量差异明显,尤其在传统的纸质书报刊阅读方面,城乡差别大,城乡阅读鸿海明显,近年来,随若智能手机的大范国普及和移动互联网技术的快速发展,数字阅读方式逐渐兴起,城多居民各类数字化阅读方式的接触率逐年攀升。


  在传统的纸质阅读中,从阅读率方面看,2018年,农村居民的图书阅读率49.09%,比城镇居民(68.1%)低19.1个百分点;农村居民的报纸阅读率28.1%比城居民(41.2%)低13.1个百分点;农村居民的期刊读率为18.5%,比城镇居民(27.66%)低9.1个百分点。


  从阅读量方面看,农村居民的图书阅读量为3.64本,比城镇居民(5.60本)少1.96本;农村居民的报纸阅读量为12.85期(份),比城镇居民(38.09期(份)少25.24期(份)农村居民的期刊阅读量为1.72期(份),比城镇居民(3.38期份)少1.66期(份)。


  从间读时长方面看,农村居民平均每天读书13.96分钟,比城镇居民(25.12分钟)少11.16分钟:农村居民每天读报5.94分钟,比城镇居民(12.89分钟)少6.95分钟;农村居民每天读期刊3.16分钟,比城镇居民(7.75分钟)少4.59分钟。


  在传统阅读中,在阅读率、阅读量和阅读时长方面,图书阅读城乡差距最小在阅读率和阅读时长方面,报纸的城乡差距小于期刊;在阅读量方面,报纸的城乡差距大于期刊。


  在数字阅读中,从阅读率方面看,2018年,农村居民的网络在线阅读接触率为60.5%,比城镇居民(76.8%)低16.3个百分点;农村居民的手机阅读接触66.4%,比城镇居民(80.0%)低13.6个百分点;农村居民的电子阅读器接触率为16.6%,比城镇居民(24.3%)低7.7个百分点;农村居民的Pad(平板电脑)阅读接触率为14.8%,比城镇居民(26.0%)低1.1个百分点;农村居民的听书率为24.7%,比城镇居民(27.1%)低2.4个百分点。从阅读量方面看,农村居民的电子书阅读量为3.23本,比城镇居民(3.41本)少0.18本。


  从阅读时长方面看,农村居民每天进行网络在线阅读27.55分钟,比城镇居民(37.53分钟)少9.98分钟;农村居民每天手机阅读32.17分钟,比城镇居民43.90分钟)少11.73分钟,农村居民每天接触电子阅读器7.70分钟,比城镇居民(13.42分钟)少5.72分钟。


  在数字阅读中,在各类数字化阅读方式的阅读率方面,听书的城乡差距最小手机阅读和网络在线阅读的阅读接触率城乡差距也较小;Pad(平板电脑)和电子阅读器的阅读接触率城乡差距较大。城乡居民在电子书阅读量方面差距较小。在阅读时长方面,网络在线阅读和手机阅读的城乡差距较小:电子阅读器阅读的城乡差距较大。


  综上所述,在传统阅读中,可以进一步加强图书阅读的宣传和推广,加大农家书屋的图书配给量,丰富农家书屋的图书种类,加强农村居民在图书方面的阅读。在数字阅读中,可以大力加强数字农家书屋的建设,搭建更多便民、利民的数字阅读的公共服务平台,提高农村居民在听书、手机阅读、网络在线阅读方面的阅读,早日缩小城乡阅读鸿沟。


  儿童有声阅读增长明显


  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最新公布的第十六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査数据显示,0-8周岁儿童听书率达26.8%,较2017年的20.7%提高了6.1个百分点,涨幅近三成(29.5%),增涨幅度高于其他年龄段。


  “移动有声APP”“有声阅读器或语音读书机”“微信语音推送”是我国0-8周岁儿童最常使用的三大听书方式,选择比例分别为17.1%、10.5%和9.8%。儿童通过有声阅读,最常听“少儿故事”和“诗歌朗通”,在听书儿童中的选择比例高达82.1%和50.9%。九成以上(94.1%)的听书儿童每周至少听一次书,其中,三成以上(34.5%)的儿童每天都会听书。


  儿童家长平均一年花费33.43元给孩子听书。从有声阅读付费情况看,2018年有四成以上(42.1%)的听书儿童家长给孩子听书付过费,平均一年给孩子在听书上花费33.43元,与家长在购买童书上的花费相比,差距较大。2018年,在有阅读行为的儿童中,有92.9%的儿童家长给孩子买过童书,家长一年平均花费113.22元给孩子购买童书。有阅读行为的儿童家长一年在购买童书上的花费是听书儿童家长ー年在儿童听书上花费的近3.4倍。从全体儿童的角度看,2018年,儿童家长平均花费73.74元给孩子购买童书,是家长在听书上花费(9.05元)的8.1倍。可见,近几年随着有声阅读市场的蓬勃发展,儿童听书率不断增长,但是半数以上(52.3%)儿童家长认为“纸质书籍”最适合儿童阅读,加之目前大众在数字阅读方面的付费意愿普遍较低,因此家长给儿童在有声阅读中的付费意愿和付费金额都与实体图书差距较大。


  养成有声阅读的习惯,让更多的儿童接触到有声阅读.在对没有听过书的阅读儿童进行考察时发现,儿童没有听书行为的最主要原因是“没有听书习惯”,选择比例达48.6%:其次,近两成(19.8%)的家长因“不喜欢听书的形式”而没有给孩子听书;“不了解有什么听书渠道”和“没有感兴趣的内容”也有一成以上的家长选择,比例分别为14.8%和11.7%;因“内容不够丰富”和“工具使用不方便”而不给孩子听书的选择比例较低,只有2.8%和2.3%。目前我国仍有七成以上(73.2%)的家长没有给孩子选择有声阅读,主要的原因在于没有形成有声阅读的习惯和对这种阅读形式的接受程度较弱,而不在于有声阅读市场产品的内容丰富性方面,因此,让更多的儿童接触到有声阅读,需要让更多的儿童接受有声阅读的方式,养成通过有声阅读进行阅读的习惯。

2019-04-17 09:32:12
0人点赞 64人浏览 0人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