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研人物 | 王荣华:被称作诗人的前驻冰岛大使

2020-03-03 消息来源:中国文化译研网     原作者:采访/文 | 王富丽 图 | 万国松


2019年3月23日,北京语言大学中国文化对外翻译与研究中心暨中国文化译研网主办的“中国学术图书对外翻译与出版论坛”在北京语言大学举行。近日,笔者有幸采访到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中国语言文学学院特聘教授,前中国驻冰岛共和国大使王荣华先生,对学术外译及文化传播等问题进行深入探讨。


王荣华,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中国语言文学学院特聘教授、外交笔会理事。曾担任北京外交人员服务局中文秘书、中国驻冰岛共和国大使、上海国际金融学院副院长。先后加入国际儒学联合会、国际中西哲学比较研究学会。出版的译作有:《黄玉》 《第二代》《凯瑟琳赫本传》 《希区柯克传》 ,与屠珍合编《加拿大短片小说选》。

学术交流就是思想交流

王荣华先生谈到:“学术是思想的载体,学术不走出去,思想就走不出去。在我们一切的对外关系中,若没有思想的交流和融合作为基础,就不会有牢固的关系。我们不要求别人接受我们的思想,我们求的是对我们的理解。当然,我们有些思想是具有普遍意义的,别人是会接受的。同理,别人具有普遍意义的思想我们也会欣然接受的。相互接受的前提是要把思想摆出来,展示出来。展示的方法之一就是翻译和出版。”


介绍中国要以外语为主

我对中国的经典及中国学术对外传播的问题关注很久了。中国学术界总体上一直是活跃且成果丰硕的,但中国学术的对外译介处于落后状态。改变这个状态是当代学术界的最迫切的任务。

首先,中国学术的对外译介处于落后状态。改变这个状态是当代学术界的最迫切的任务。

第二,我一直主张,对中国以外的地方介绍中国一定要以外语为主。但是到目前为止,翻译工作所得到的重视还不够。

但是外国人翻译中国古经典的时候,它存在一个对原文的理解问题。建议翻译工作由中外双方完成。中方负责初稿;外方,亦即译入语国家的翻译组织或个人负责初稿的加工。终稿由指定的编审负责。


文化传播需走进世界人民生活

中国在经济全球化的过程中要如何树立自己的形象?

说到这个问题,我前些日子读到一篇参考消息,报道了关于阿根廷在讨论“一带一路”问题:阿根廷和西班牙的两个研究中国的专家说,我们感到在我们国家听到关于“一带一路”的说法和我们来到中国,你们的说法不一样。而且在阿根廷还出现“中国帝国主义”这样的词!

由于经济全球化,一部分人的实际的利益收到了影响,工作岗位的减少,收入的减少,这是很现实的问题。 但同时也反映出我们的对外宣传没有达到预期效果。

经济全球化实际上附带出现的是政治全球化、文化全球化。中国在越来越靠近世界舞台的中心的过程中,在讲究和而不同的同时,首先要尊重不同,承认不同,包容不同。文化的传播更是要走进世界人民的生活。

同是在阿根廷,电视剧《琅琊榜》翻译成西班牙语,在阿根廷主流电视台播出,当地反响很不错,也起到了非常好的影响和宣传效果。

这个影片是由文旅部和广电总局指导的“中外影视译制合作高级研修班”促成的合作,对此我得向你们敬礼。

这件事情我认为非常有意义,这是一个标志性的事件。应该作为案例来研究,研究是怎么达到这种效果的?虽然它不是一个纯粹的历史剧,但是讲到中国人的这种奋斗精神,那么它就是有价值的。

中国电视剧产出很丰富,有的选。而且不要怕往外推“红色”的片子。外国人对中国的历史非常感兴趣,但中国的历史要由中国自己讲述,。像讲述西安事变、三大战役的带有革命性的、历史性的影片完全可以“推出去”,帮助其他人了解我们中国的历史。


为传播中国传统文化尽一份力

由于地理位置的原因,冰岛对我们来说似乎是一个遥远的国度。但近年来,中冰文化交流出现了蓬勃发展的势头,2019年,文化和旅游部的品牌活动“欢乐春节”首次登陆冰岛,在首都雷克雅未克市启幕,冰岛总统古德尼·索尔拉修斯·约翰内松偕第一夫人雷德观看演出,并向中国人民拜年。

当提到中国传统文化在冰岛的传播情况时,王荣华先生说道:“冰岛是诗歌的国度,诗人在冰岛人心中有极高的位置。我在冰岛担任共和国大使的四年期间,在冰岛大学继续教育学院教授‘中国诗歌史’。从中国诗歌发展史,讲了唐以前,后来因为工作太忙了,没有讲到新诗这个阶段。我有24个学生,他们都是冰岛人,我上课时候他们几乎天天来。他们非常喜欢中国的诗词。”

王荣华先生喜欢作诗,在冰岛做过十几首诗被冰岛朋友译成冰语,在冰岛的晨报上连载发布。熟悉他的朋友称他为“诗人王荣华”。

王荣华大使认为国学经典是我国传统文化的核心价值观,向海外传播中国传统文化是非常有必要的。2009年自费办了英文网站www.readchina8.com,推广中国传统文化,将《尔雅》《十三经》等翻译成英文,国内外已接近100万人浏览。

问到中国文学在冰岛的译介情况,王荣华大使提到:“在冰岛,除了有三个版本的《毛主席诗词》,还有《论语》,《三国演义》,简易简写的,都是冰岛人翻译的。前不久《道德经》也翻译成了冰岛语。 ”

“我到冰岛的大公司去,他就引用了孔老夫子的语录,就放在刚进门的地方。但不能说在冰岛中国的传统文化的传播就做得很好,在冰岛,我们的文化影响还很小,离我们的目标还差得远呢。”


责任编辑:王晓可

最新要闻

  • Notice | Topic collection of Fighting the Covid-19

    The purpose of the Project of Writing on China by Foreigners is to enable overseas sinologists, writers, media workers, academics and celebrities to have the opportunity to share their interest in the Chinese culture. They are welcome to tell the st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