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策划 | 英国青年翻译家大卫:帮助中国人讲出他们的故事

2020-03-03 消息来源:国际出版周报采访

    大卫: 帮助中国人讲出他们的故事


对于为西方人,中国一直作为魅力的一个来源。我们可以看到,18世纪的“中国风”(Chinoiserie)时尚让当时的人们感受到了东方魅力。但“中国风”的艺术只是在模拟中国的风格。因此,我认为我们对中国的印象不一定是客观的,而是受爱德华·萨义德所讲的东方学或者东方主义的影响。这个现象最突出的例子大概是萨克斯·儒默。他创作的傅满洲的系列小说将中国人描绘成阴毒而狡猾的形象。还有一些英国作者也描述了中国,比如J.G.巴尔德创作的《太阳帝国》(EmpireoftheSun),基于他在上海公共租界日本侵略时期的经历。归根到底,这些小说总是以西方人的看法为中心。

中国的古文学,比如《道德经》或者《孙子兵法》,在西方很受欢迎。然而,这些书的读者常常断章取义。我们创作的“东方灵性印象”常常忽视中国的社会和历史。有时候,看起来我们更在乎古代中国而无视现代中国。现代的中国人有他们自己的故事,而我们翻译者的责任是帮他们把这些故事讲出来。

值得高兴的是,我们的文学状况比儒默的时代改善了。虽然中国的翻译文学在英国还没达到巨大的成功。不过很多英国人以电影翻拍的方式传播着中国文学。20世纪的中国作者之中,一位很有影响力的作者是韩素音。虽然她的小说不是用中文写作,她还是被认为是一位中国作者。她的小说《瑰宝》(AMany-SplendouredThing)后来拍摄成受欢迎的电影。对很多英国人来说,通过她的小说他们第一次看到围绕中国人的真实的人物描写。

英国人对中国抗战、内战的历史也有不少兴趣。戴思杰的《巴尔扎克与小裁缝》是突出的例子。或许这样的情景是我们那个时期接触中国的方式。

谈论中国文学对西方的影响的时候,一定不能忽视华侨文学。谭恩美的《喜福会》是很受欢迎的一部华侨小说。可是华侨文学也有自己的问题。侨民的看法和本地人的看法一定是不一样的。我们不能说谁的看法是正确的,谁的看法是错的。这些作者在西方社会长大,必定吸收了某种东方主义的影响。

前面讲了,我们英国人看起来比较关注中国的过往,而忽视它的现代。可是我也相信这种情况会逐渐改变。刘慈欣的《三体》跃居英国科技文学的畅销书榜首。这部系列书不仅面对中国的未来,也面对世界的未来。我们英国人不习惯考虑中国在现代世界的位置。可是时代改变了,而我们也必须与时代步伐保持一致。我们必须认识到大英帝国不存在了。如果21世纪是“亚洲世纪”,我们翻译者的责任一定是帮助中国人讲出他们的故事。因此,我们也必须作为某种桥梁。文学是我们创作同情的最好方法。如果我们能创作同情,我们也能创作和平。



责任编辑:王晓可

最新要闻

  • Notice | Topic collection of Fighting the Covid-19

    The purpose of the Project of Writing on China by Foreigners is to enable overseas sinologists, writers, media workers, academics and celebrities to have the opportunity to share their interest in the Chinese culture. They are welcome to tell the st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