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chael Bernard Bueckers:带着中国影视走出去

2020-03-03 消息来源:中国文化译研网

从译制片导演、剧本翻译及编辑到影视演员、配音演员甚至节目主持人,这么多的形象可以由一个人承担吗?一位美国影视研究者在中国的精彩经历告诉你,可以的!他就是活跃在中国的荧幕前后,热爱中国文化的自由电视制作人Michael Bernard Bueckers。

  在前不久举办的中外影视译制合作高级研修班中,他幽默又深刻的发言博得了满堂喝彩。接下来,让我们和译研网共同走近这位多才多艺的制作人,聆听他关于中国影视推广海外的经验分享。

  翻译是译制电影的关键

  译制影片虽然不像拍摄影片那么复杂,但是语言的转换还是一个需要特别关注的关键点。Michael在上海外国语大学向学生们分享了《京华烟云》拍摄初期的趣事,并强调:“翻译要追求背后的深层内涵。”

  提到中译英剧本的现状,他说,很多剧本都是中国人翻译的,很难翻译出英国那种本土的腔调,不够地道。要么很官方很书面,要么就是直接一个单词一个单词地翻译,所以意思虽然没有问题,但是意义不在,没有了所谓的味道。虽然外国人能听得懂,但是会觉得特别奇怪,很不合适。对于不懂中文的配音演员来说,可能就难以把握影片内在的情感表达。

  对于观众来说,如果能做到非常地道的翻译,当然能调动观众更多的情绪,他们可能会随着剧情开心或是感动,甚至可能会流泪。但是如果翻译不到位,光看画面他们可能意识不到这个故事在讲什么,更不用说情感表达。也就是说如果能够翻译得非常有味道、非常到位,让演员体会到这个电影中的艺术和情绪,可以让全世界和你一起有笑有哭。如果这个点能被突破,那么双方的市场、受众方面肯定会有提高。

  提高语言水平意义重大

  剧本作为一剧之“本”,要依照原文原意细致翻译,才能留住原片的神韵。所以需要精通中西方语言的译者去把握。Michael提出,更理想的情况就是有一个中外译者都有的团队,可以很好地贯通中英文,这样就可以非常有效且地道地把剧本翻译出来。现在他们正在想办法找一套程序达到刚才所说的水平。

  另外他也谈到了自身体会:“比如我可以直接去看中文的剧本,避免了翻译的隔膜,这就可以很有效地体会和交流。作为演员,演戏的时候可以更好地理解剧本的意思。另外当我们去做翻译和配音工作的时候,能达到更高的中文水平的话,对于工作进度的提高也有很大的意义和帮助。”

  让影视成为展示中国形象的窗口

  谈起在海外备受好评的中国电影《推拿》,Michael指出:“中国向国外提供的片子大都是古代的武侠片、功夫片,或着是上个世纪的内容,并没有反映现代的中国。我常常在想,海外观众是应该先了解以前的中国,才能全面地了解中国?但还是觉得应该从当下开始,再一点点地拿以前的东西来解释,这样可能会更容易引起观众的注意,更好地展示当代中国的形象。”笔者以为,当下中国影视在海外频频亮相,引发不少关注和热议,但国外对中国形象的认知程度仍局限于早期的“武打”“功夫”,这应该与缺乏整体策略与有效传播有关。要想让中国文化形象和品牌真正走出去,打“古装”牌不如打“现代”牌,注入更新鲜的元素和时代气息。

  除了要更新理念,更要注重传播手段的选择。现在很多有创意的国内外文化作品开始选择传播迅速、受众广泛、渠道便捷的互联网等新媒体传播手段,目前中国在这一方面还未有较大突破。Michael认为可以抓住这个推动中国影视传播的新机遇。作为一个长期在中国发展的外国人,他时刻关注着中国影视的发展:“现在国内的发展相当地快,就像我们说的从八十年代到现在的变化。但是就像去教育一个人,从三岁进入幼儿园到十八岁高中毕业,也需要十五年的时间,用两个星期把这些知识灌输给他是不可行的。中国影视发展还是需要慢慢来。”


责任编辑:王晓可

最新要闻

  • Notice | Topic collection of Fighting the Covid-19

    The purpose of the Project of Writing on China by Foreigners is to enable overseas sinologists, writers, media workers, academics and celebrities to have the opportunity to share their interest in the Chinese culture. They are welcome to tell the st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