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上春树聊真正的翻译

2020-03-03 消息来源:中华读书报

六十八岁的日本大作家村上春树在创作小说之余,已出版了约七十部以美国现代文学为中心的译作。前不久,作为翻译家的村上春树在东京举行的题为“聊聊真正的翻译”的访谈活动中发表了自己对于翻译的见解,《产经新闻》撷取了他演讲中令人印象深刻的话语。

  “翻译是我爱好的领域,从身体泡在原文里的作业中,精神层面也能感受到良好的影响。”村上说,在写自己的小说时,完全是按自己喜欢的方式写个人喜欢的事情。所以在翻译的时候,他尽量将“自我”抹杀,有一种强烈地想要在制约中谦虚而又小心翼翼地移动的感觉。在他心中既流淌着自由奔放的“小说模式”,又从别处注入了要自己保持忠实态度的“翻译模式”。反复切换这两种相反的模式,倒让类似精神上的血液循环这种东西,变得通畅了不少。

  “在我不太想写小说的那段时间,大体上会去搞翻译。译着译着,渐渐会产生回过头来写自己的小说也不错的感觉。这种循环已经保持了三十多年,成为了愉快的创作节奏。托翻译之福,对我来说,几乎没有为写小说而呻吟的记忆。”他说。

  “翻译美国作家斯科特·菲茨杰拉德的作品集从1981年开始,至今已经历三十六个年头。将雷蒙德·钱德勒、杜鲁门·卡波特、雷蒙德·卡佛等人的小说翻译成日语,无疑是我作为作家的成长食粮。”村上说,翻译工作对于作家来说的有益之处,在于能够验证和分析一流作家所写的文章。翻译是最终的熟读。很久以前没有印刷技术,人们只能将《源氏物语》一个字一个字地全部抄写下来,尽管费时费力,但无论走到哪里,那本书始终都是自己的东西。这也可以说是将语言内在的神灵捧在了自己手中。像他这样的翻译者就好比是在现代做着同样的事情。

  “我至今仍在继续接触、学习海外作家的著作。”村上说,我通过翻译这种行为学习到,优秀的作家是存在的,而且这样的作家在不断诞生。对于创作者而言,最恐怖的是在被固定的体系中奇怪地沉静下来。对他来说,“翻译就像是一扇通往外界的窗”。

  此次访谈活动是为了纪念《村上春树:翻译(几乎)是全部工作》一书的刊行,村上在会场朗读了自己翻译的雷蒙德·钱德勒《漫长的告别》的一部分译文,称该作品是“超越推理小说题材的文体终点”。他还与美国文学专家、翻译家柴田元幸和女作家川上未映子进行了对谈。

  从1980年代起,村上春树就一边写小说,一边翻译英语文学作品,迄今已有约七十部翻译作品出版。村上春树尤其钟爱美国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作家菲茨杰拉德,《村上春树:翻译(几乎)是全部工作》就是他对自己翻译美国作家菲茨杰拉德等人文学作品的回顾,也是村上春树对过往翻译生涯的归纳总结。



责任编辑:刘一平

最新要闻

  • Notice | Topic collection of Fighting the Covid-19

    The purpose of the Project of Writing on China by Foreigners is to enable overseas sinologists, writers, media workers, academics and celebrities to have the opportunity to share their interest in the Chinese culture. They are welcome to tell the st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