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研人物|对未来合作充满期待——访俄罗斯知名制片人弗拉迪斯拉夫•帕斯捷尔纳克

来源:中国传媒大学

作者:周沁瑶

2020-03-03

弗拉迪斯拉夫·帕斯捷尔纳克,HHG公司首席执行官,俄罗斯最成功小成本电影制作公司,该公司已拍摄超过65部短片,在俄罗斯以及国外很受欢迎;2011年拍摄的《爱的产物》( Invention of Love)获喀山穆斯林电影节“最佳动画短片”及其他电影节的多个奖项;2016年制作的电影《我不需要它》(I don't need it)在莫斯科圣安娜电影节获“最佳剧本奖”。他参与制作的短片所获奖项不胜枚举,新作《亚当的完美》也即将上映。弗拉迪斯拉夫先生此次来中国参加研修班,我有幸与其面对面交流,现将采访内容整理成文,以飨读者。

周沁瑶(以下简称周):帕斯捷尔纳克先生,首先感谢您接受我的采访!您来到北京参加2016中外影视译制合作高级研修班已有几天了,那么谈谈您对北京的印象?
   
帕斯捷尔纳克(以下简称帕):北京和我想象中有一点不一样,她不仅是一个古老的城市,同时也十分现代化,十分的先进,从北京的氛围中折射出中国的全貌——市场广阔,大有发展前景。
    
周:我赞成您的观点,现在的中国的确是日新月异,蓬勃发展。而经济的发展必然刺激文化市场的发展,我想这一次研修活动目的也正在于此——让优秀的文化作品分享和传播到世界各个角落。
    
帕:是的。
    
周:那么您作为一位俄罗斯知名制片人,必然也知道,前苏联的很多电影水平都非常高,您喜欢前苏联电影吗?
    
帕:是的,我很喜欢前苏联的影片。在俄罗斯电影院里也依旧能看到苏联时期的电影,这些电影的水平十分之高!现在俄罗斯甚至有专门为放映苏联电影的电影院。苏联的电影我可以说全部看过了,我最喜欢的苏联导演是梁赞诺夫,他拍的电影,比如《残酷罗曼史》《办公室的故事》等等……我都非常喜欢!他的《命运的捉弄》现在每年新年依旧在俄罗斯各个电视台播放,而2007年俄罗斯拍摄了新版《命运的捉弄》,新年时在电影院上映的,然而大多数观众都认为新版没有老版制作精良。
    
周:我也知道这部电影,它拍摄于1975年,在今天依旧这么受欢迎吗?
    
帕:是的,不仅如此,许多前苏联电影都像《命运的捉弄》一样长盛不衰,人们对那个时代的电影是很怀念的。
    
周:原来如此。您参与制作的电影《亚当的完美》即将上映,这部电影是由您和许多国家的天才制片人一同完成的,您是出于什么考虑呢?
    
帕:我最近参与制作的电影《亚当的完美》还在筹备中,它的确是由多个国家共同合作完成的,是一部非常棒的电影。我之所以这么拍摄是因为这部电影会在欧美以及世界其他地区上映——考虑到国际大众的口味,我希望这部电影能被更多国家的人喜欢,我希望它得到国际的认可,而不仅仅是在俄罗斯。
    
周:会在中国上映吗?
    
帕:或许吧,是否能上映取决于很多的条件。我当然希望大家会喜欢这部电影,受到更多人认可。
    
周:既然已经和这么多国家的制片人合作过,而且前面您也说了,中国的市场广阔,那么现在您是否希望和中国电影人一同合作拍摄电影呢?
    
帕:是的,我很愿意和中国的导演以及制作人合作,这也是我这一次从彼得堡飞来北京的原因。我想了解中国电影制作的水平,中国电影审美的趋势以及拍摄电影的技巧,电影情节的组织构建等等……我们知道,在中国有着最广阔的电影市场,所有人都想和中国合作——但是制作出来的产品必须是符合中国观众口味以及文化习惯的,要做到这些不容易,需要我们不停地去探索。我这次拜访中国,北京真的给我留下了难忘的记忆——非常的先进,非常的现代化。我认为,中国是个非常有前景的国家,电影市场的未来也让人充满期待。
 
周:说到符合中国观众口味的电影,您听说过前段时间在中国大热的俄罗斯电影《他是龙》吗?
    
帕:《他是龙》,是说那部现代片吗?是的我当然知道了。
    
周:那么这部电影在俄罗斯流行吗?
    
帕:不,这部电影在俄罗斯并不流行。可以说在俄罗斯去看这部电影的人很少。这部电影主要讲述的是俄罗斯文化,但是用的是好莱坞的手法,总之这在大多数俄罗斯人看来非常的奇怪——大家会觉得这纯粹是一种幻想。
    
周:那这部电影的成功在你们看来是意料之中吗?
    
帕:我们完全没预料到这部电影在中国会这么走红!完-全-没-想-到!我只知道《斯大林格勒保卫战》《这里的黎明静悄悄》等影片在中国很受欢迎。
    
周:是的,这些影视作品很能勾起中国观众的共同情感。那么在俄罗斯中国电影传播情况如何呢?
    
帕:在俄罗斯广为传播的中国电影很少,在中国流行的俄罗斯影片也并不多。在俄罗斯一些中国动作片相当受欢迎,我也很喜欢。
    
周:那您知道哪些中国导演或者演员呢?是否有特别喜欢的中国影片?
    
帕:我知道相当多的中国导演,戛纳国际电影节上获奖的侯孝贤导演我印象就比较深刻,我在2015年的电影节上见过了他。他的电影《刺客聂隐娘》很不错,也拿了戛纳电影节的奖项。贾樟柯导演也很不错。还有国际知名的一些大导演和演员我就不赘述了,成龙,李小龙,李连杰,章子怡等等,总之我很欣赏中国的动作武打片。
    
周:俄罗斯的一些高水平电影从来不会让人失望,俄罗斯的电影拍摄方式和中国也很不一样,比如《危楼愚夫》——我前不久看的电影,个人非常喜欢,感到这样的电影尝试十分新鲜大胆。
    
帕:《危楼愚夫》这部电影在俄罗斯票房也很棒,我了解这部电影的导演,我甚至觉得他早期的作品更棒。但就《危楼愚夫》来说,这部电影十分勇敢地揭露了俄罗斯的一些现实问题,是具有开拓意义的电影。在俄罗斯也一样,之前从没有过这样的电影。你之所以觉得俄罗斯很多电影从不让人失望是因为您还不够了解俄罗斯电影,和很多国家的电影市场一样,俄罗斯的电影良莠不齐,只是真正优秀的影视作品往往传播的比较广,也正因此中国观众才能接触到它们,但这并不是俄罗斯电影市场的整体水平。
    
周:中国的电影市场同样如此,而且数据表明,2016年中国新拍摄的电影有八成是纯娱乐电影,这一类电影因为其商业性往往并不够出彩。谢谢您抽出时间接受我的采访,和您的交谈我了解到了很多关于俄罗斯电影市场的现况,祝您新电影大获成功!
    
帕:谢谢!


责任编辑:刘一平
评论(共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