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尔蒂:中国古典文学在芬兰受追捧

2018-06-15 消息来源:国际出版周报     原作者:雒文佳

芬兰汉学家 伯尔蒂

        我过去几年翻译过一些关于中国文化的书,也对书法非常感兴趣,最近主要在做中国古典诗歌和近现代诗歌方面的翻译工作。


  这次我想简单介绍一下芬兰对中国文学的看法。被翻译为芬兰语的中国著作中,在芬兰最著名的是老子的《道德经》,而且这本书的英文版就有200多种,可能在很多国家都是中国作品的翻译版本最多的一本书。


  在芬兰,几乎所有对文学感兴趣的人都知道老子,尤其是芬兰的艺术家们非常喜欢与老子、庄子有关的以道家思想为主的著作。当然,《道德经》里还有其他的内容,有类似于《孙子兵法》的军事思想,也有浪漫主义政治思想。有人说老子是无政府主义,我认为有一定的道理,而“无为”思想也可以算作一种浪漫主义。


  《道德经》第一次被翻译成其他语言是1925年的英语版本。最近的一个翻译版本,是由在芬兰居住超过20年的一位女士用一个月的时间翻译出来的。不过,《道德经》的大部分翻译版本都缺乏注解内容和历史背景的介绍,这部分的缺失会直接影响外国读者对于内容的理解。


  第二个对芬兰读者有影响的中国文学作品,并不是一本书,而是唐诗。我和我的同事都翻译过不少唐诗,包括像王维等著名诗人的诗。如果一个芬兰人想了解中国古代诗人,就会去读唐诗。有一些艺术家还对中国书法和山水画有浓厚的兴趣。也有一些芬兰的作曲家将翻译后的唐诗谱成曲。在中国古典文学方面,我个人最感兴趣的是从陶渊明时期一直到唐、宋的山水田园诗。


  最后我想讲的是,诺贝尔文学奖对中国作家的影响十分巨大,莫言作为获奖者,作品被翻译为多国语言———也包括芬兰语,广泛的翻译出版打开了世界了解中国作家的窗口。


  除了翻译古诗,我还翻译过不少中国近代文学,像郭沫若以及一些民国诗人的作品等等。如今,翻译成芬兰语的中国作品越来越多,学习中文的人也越来越多。芬兰人对于中国文学,不管是古代文学还是当代文学都很感兴趣。


  本系列文章由中国文化译研网与国际出版周报共同策划,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责任编辑:朱贺芳

最新要闻

  • 龙安志个人作品国际研讨会暨“外国人写作中国计划”《寻找中国》系列图书启动仪式成功举行

    “外国人写作中国计划”是“十三五”时期新闻出版“走出去”的一项重点工程,以北京语言大学作为秘书处,由中国文化译研网(CCTSS)为平台执行落实,面向“一带一路”沿线及全球其他重点区域,广泛联系和积极培养对我国友好的海外汉学家、作家、媒体人、学者和社会知名人士,让他们用亲身经历讲述自己的“中国故事”,鼓励并支持他们创新对外出版话语体系,面向国际市场和海外读者客观介绍中国。

  • “中拉思想文化经典互译工程”第二期翻译资助项目评审结果公示

    “中拉思想文化经典互译工程”第二期精选出了10部代表中拉两地思想、文化领域一流水平并符合当地阅读习惯的作品,将通过译介、出版、传播、人才交流和培养,切实促进中拉思想文化领域的交流和碰撞,并推动中拉双方间的文明互鉴、文化共享。

  • 赵丽宏:以文学为画笔,描绘风土人情

    赵丽宏的作品真诚、深挚、优美,题材丰富,极具个性。赵丽宏在他的散文中感悟人生,描绘世相,探索历史,沉醉天籁,品味艺术,形形色色的意象和故事,在他的笔下都化成意味悠长的咏叹。

  • NGUYEN LE CHI:CHOOSE BOOKS TO SUIT THE LOCAL MARKET

    Today, thousands of sinologists are active in their special expertise in relation to Chinese culture, promoting the mutual understanding and recognition of western countries, and even the world. We put our eyes on 21 sinologists, discovering their persona

  • 李元胜:写作是人生的避风港,更是暸望塔

    李元胜说:“写作是人生的避风港,更是暸望塔。”到九十年代中期,他形成了独特的个人风格,视野广阔,诗风清丽脱俗。除诗歌外,他还作有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