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赵晏彪的长篇小说《中国创造》,让我惊喜。这是他的长篇处女作,写得劲骨丰肌,血肉饱满、既在工业题材的写作上拓出了一片新的天地,又在时代生活的歌吟上谱出了新的华章。因了这样一些因素,《中国创造》在近期的长篇小说创作中,自然脱颖而出,理当引人关注。

  《中国创造》主要经由一个人——汪海洋的不懈追逐梦想,一个单位——绿岛市国胶公司一厂的变身“国梦”集团,描写了新型改革者在奋进人生中的茁壮成长,表现了国营企业在奋力改革中的由小到大、由弱变强。这样的题材,这样的人物,在近年来的小说创作中已不多见,原因就在于这样的直面现实,涉及到工业行业和企业领域,没有厚实的生活积累和深挚的情感浸润,单凭闭门造车式的艺术想象,很难编织出动人的故事,构筑出引人入胜的细节。而作者赵晏彪,既有着多年的化工生活经历,对国营工厂的转制与转型,也有着自己的直接体验与切身体会。在写这部作品之前,他又到一些国企单位定点深入生活,旧有的积淀与新颖的感受融会贯通,激活了他的艺术灵感,调动了他的生活库存,于是,《中国创造》就在数年的孕育与打磨中,瓜熟蒂落,结成硕果。

  洋洋四十万言的《中国创造》,作者写的酣畅淋漓,意犹未尽,读者读来有滋有味,兴致渐浓,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作者对两种关系的深刻认知与独到把握,使作品在内蕴开掘上,大含细入,别有天地,也使作品在艺术表现上丝丝入扣,自出机杼。

  这第一种关系,是官长与单位的特殊关系,这或者是领导与企业,或者是老板与公司,总之是起统领和决策作用的管理者与相关人员的关系。这种关系所以重要,有诸多原因,比如为现存的体制所决定,所有的单位,都是一把手说了算,管所有事。这个一把手的素质如何,就成了个人之荣辱、单位之进退、企业之兴衰的关键所在;还如官场文化已经浸润到生活的方方面面,看领导眼色行事,唯领导意志是从,成为改革开放初期人们在工作中和生活中的常规。正因为这些原因,人们几乎就像撞大运一样,希望能遇到一个开明又能干的领导,以使单位正常运转,人们正常生活,或至少不给单位添乱,不给人们添堵。从这个意义上说,国胶一厂的职工们是幸运的,他们新来的厂长汪海洋,正是他们多年来都没有遇到的想干事、干大事的引领者。汪海洋一到国胶一厂,就以组建强干的新班子,智斗捣乱分子和平息欠债风波,建立了基本的诚信,树起了自己的威信。他这样做,是因为心里有底。这个底,就是他是在想工厂所想,急工厂所急,而办好工厂正是领导与职工的共同利益所在。也正是在这一点上,他又得到了公司领导的支持,得到市委领导的赏识,从而使自己有了来自上下两方面的鼎力支持。而濒临倒闭的国胶一厂,就在他不无满足的追求和永不停歇的改革中,一步步地从国胶一厂变身为集团化的国梦公司,成为中国制鞋工业的龙头老大,从中国走向了世界。

  这第二种关系,是个人作为与时代氛围,单位进取与社会环境的连带关系。人们当然在什么时候都可以作为,什么情况下都可以做事,但没有相应的环境氛围,却可能事倍功半,徒劳无功,或难有作为,难以成事。汪海洋和他的国胶一厂,虽然遇到由计划经济转为市场经济带来的极大冲击,但因适逢改革开放不断深化的环境与背景,却也迎来自力更生、博弈市场的巨大机遇。正是在自己的老牌产品失去市场,外来的名牌肆意挤压的境况下,他们抓住契机,弃旧从新,在推出自己的“国梦”品牌的同时,也把企业更名为国梦集团公司。作品里写到的广交会的展销产品,与美国鞋商姜托尼的谈判与合作,到日本考察制鞋的机器设备等等,都是改革开放逐步深入后的标志性现象。正是这种在市场化这个大舞台的竞争上,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使汪海洋在搏击风雨中增长了胆识,增进了智慧,国胶一厂变身国梦公司才会成为现实,国梦公司瞄准更为远大的目标奋力飞翔才有可能。在这个意义上说,汪海洋也罢,国梦公司也罢,都因为赶上了全面转型的社会环境,遇上了前所未有的改革开放时代,这才得以实现一个个愿望,成就一个个梦想。因而,汪海洋的寻梦、追梦之旅,也自然是改革开放成就种种梦想的圆梦之歌。

  《中国创造》可圈可点、可评可说的地方很多,如直击工业领域的艰难转型,正视国营企业的转制改造等等,但最为彰显特色而出彩的描写是,作者着力打造了汪海洋这个形象,并由这个令人耳目一新的形象,描绘出了卓富时代气息的新型改革者典型。

  作为部队转业地方的营级干部,汪海洋是在部队这个大熔炉里冶炼出来的。转业地方之后,他不仅没有丢掉军人本色,反而更加勤于学习,敏于思考,经过成功与挫败的一再锻磨,很快成长为在企业运营上长袖善舞的能人,在实施品牌战略上卓有成效的强人。他边当学生,边当先生。他在一些有关企业发展的演讲中,出自经验之谈的种种见解,听起来不仅豁人耳目,而且惊世骇俗。如“市场是企业的最高领导”,有人视之为金玉良言,有人就看作离经叛道。他是“实践是检验真理唯一标准”的忠实践行者,一切都以有利于职工的利益为目标,以有利于企业的发展为旨归。在这个人物身上,人们能明显感到一种不信邪,不服输的军人气概,而更为突出和难能的,是他把个人干一番事业的追求,企业打一场翻身仗的任务,为民族创一个品牌的使命,三位一体地融合起来,不可分割地交织起来,这就使得个人奋斗的梦想,企业做大的梦想与民族复兴的梦想,内在地合为了一个梦想:“国梦”。这样一个梦想,由于有更广大的目标,更深厚的基础,更普遍的共识,更雄厚的力量,使得他本人拥有了大气度、大情怀,也使他的企业与事业拥有了大气象、大机遇。王海洋确实有着无尽的能力,无限的魅力,原因就在于他是挺立于改革开放潮头的弄潮儿,是体现着时代前进方向的改革者。在他身上,为企业争荣,为民族争光,为国家争强的理想信念,坚不可摧。而这种理想所焕发出的力量,势不可挡。这样的人物称得上是“有筋骨,有道德,有温度”,无疑正是生活中不多见,文学中不常有的新人形象。

  作为赵晏彪的首部长篇小说,《中国创造》甫以露面,便不同凡响,这既向人们表明,赵晏彪写作这部作品是蓄谋已久,有备而来,也还向人们预示,赵晏彪在现实题材的小说创作上,尤其是工业与企业的传统题材的推陈出新上,仍有相当的潜力,可以寄予厚望。工业题材领域,一直是当代小说创作的一个重点与热点,但自蒋子龙之后,这一题材领域在小说写作上日渐趋冷,这与传统的工业领域发生了巨大变化有关,也与熟悉并倾心于这一题材写作的作者越来越少有关。因此,写出了让人眼前一亮的《中国创造》的赵晏彪,不妨沿着这一路径继续前行,再给我们带来新的意外与新的惊喜。


[责任编辑:王富丽]